兰凤修

家教主骸纲,里纲
全职主叶蓝,all叶,其他全职cp均可接受←除蓝叶

【叶蓝】婚礼+duang~(下)

(上)在这

再次醒来,似乎已是中午时分,明媚的阳光刺得蓝河的眼睛生疼。他眨巴眨巴眼睛,泪水不自觉地就落了下来,但他却毫无反应,脸上满是绝望的神色,也不考虑自己到底在哪里,就像一个精致的破碎的洋娃娃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连有人进了房间也未察觉。

来的是春易老,他以为蓝河还在睡觉,便走过去叫到:“蓝桥,起床吃……”话未说完便住了嘴,因为现在的蓝河真是太诱人,也太吓人了,春易老试着轻轻叫他:“蓝桥,蓝桥?”蓝河毫无反应,他已经没有力气也没有心情再回应他了。吓得春易老赶紧打电话给了黄少天求助,黄少天接到电话连忙和喻文州一同赶来,来时就看到蓝河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任春易老怎么说,怎么拉扯都没反应,就像一个布娃娃。好友这个样子把一向活泼的剑圣也吓到了,只好拉了拉队长的袖子,意示他去交流。喻文州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手臂告诉他放心,走上前去,轻声对蓝河说到:“蓝河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不可以给我和少天说的吗?说不定我们还能帮你出主意。”蓝河眨了眨眼睛,低声说到:“你知道。”“?”喻文州表示自己很疑惑。“他……不要我了……你们……都知道。”仿佛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蓝河说完这句话就又沉沉地睡了过去。“队长队长怎么样?蓝河他说什么了没有啊看着他这个样子真是急死人了……”“他说叶修不要他了。”喻文州面无表情地打断他。“什么?!”要不是顾及到蓝河已经睡下,估计这声音已经传到了蓝雨食堂。黄少天一脸震惊,口中却接连不断:“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叶修这么不要脸居然在这个时候抛弃蓝河?虽然他确实很不要脸但也没到这个地步吧队长你说是不是啊队长?”“嗯,所以少天给叶修前辈打电话吧,问清楚。”喻文州早已对他的语炮连天习以为常,只挑重点的。“诶对对对还是队长最聪明了我这就打啊队长你先去打饭吧!”黄少天一边嚷着一边小跑着去打电话了。

蓝河幽幽转醒之时已是夕阳西下,他一醒来就闻到了熟悉的烟草味,看到了一个坐在床边的背影。他坐起来,一瞬间有些崩溃,又有些失神,便只是愣愣地望着他,没有了动作。叶修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来,脸上是难得的焦急和担心,见到蓝河醒了,便靠过来想抱住他。蓝河一下子慌了,下意识地躲闪,却不小心撞上了墙(床头靠墙你们懂的),反而正好跌进了叶修的怀中。被叶修紧紧抱住的蓝河再也绷不住了,眼泪刷的落了下来,将头紧紧埋进叶修的怀抱,双手在他身上抓出几道红痕,有些语无伦次:“你!你既然说了……那样的话……为什么又要来找我……知道我舍不得……你还要来……你故意的……但是我还是忍不住……为什么……呜”等蓝河稍稍平复了下心情,叶修按住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一字一句却又难掩不安地对他说到:“小蓝,自此我们交往开始,我就没有说过任何不要你之类的话,更别说今天。你好好想想,是不是记错了?或者做了噩梦?”

蓝河渐渐回神:“噩梦?你说我在做噩梦?你今天没在婚礼上说不要我?”

“啥?我们明天才结婚啊小蓝!你别吓哥啊!”叶修扶额。

蓝河眨了眨眼,似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就像变脸一样色彩纷呈,最后定格在尴尬和羞愤上,搞了半天这只是个梦?!害我这么伤心难过!不过蓝河在只想骂人的同时也庆幸这幸好只是个梦而已,尽管如此,他还是将头埋进了枕头,不敢看叶修。叶修只看这动作和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于是就又回复了平时嘲讽的状态,将手伸向蓝河的腰:“哟小蓝这么想哥啊,连做梦都梦到和哥结婚,不要急嘛,过了明天,哥可就是你的人了。不过看在你这么迷恋哥的份上,那不如我们现在先……”“嗒!”门被打开,剑圣和他的队长走了进来,剑圣面无表情,破天荒地什么也没说,倒是喻文州温和地笑着:“叶修前辈果然神速,不过蓝河从中午开始就没吃饭,我们要不要先吃个饭?”说话间还看着床上这二人,眉眼间笑意更深。蓝河一看居然被他们俩看见自己和叶修这样,顿时羞愤欲绝,一个枕头伴随着一声“叶修你给我滚——”飞向了叶修。

参加了第二天的婚礼的人纷纷表示新郎新娘很般配,但是他们表示为什么新娘全程都不许新郎碰话筒这件事他们理解不能,而猜了个大概的喻文州笑而不语。

#英语考试的时候突然开的脑洞#

#对没错,这前面就是蓝河的梦#

#至于为什么有大眼,因为他是魔术师,和特技有那么一点关系。。#

#写的不好的地方欢迎指点#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