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凤修

家教主骸纲,里纲
全职主叶蓝,all叶,其他全职cp均可接受←除蓝叶

【叶蓝】梦醒时分

#be注意#

#可能……有点雷?#

#私设叶修已退役,在兴欣做教练#

这是一个早晨。

叶修懒懒地睁开眼睛,阳光刺得他眼睛生疼。唔,身上好热……这是叶修的第一反应,而第二个反应是,今天他家小蓝居然没有叫他起床?难得小蓝也有睡过头的时候啊。叶修这样想着,伸手去揽身边的蓝河,却发现蓝河还没醒,他睡得很安详。

窗帘没关,阳光透过玻璃在蓝河脸上描画出金色的影子。该不是昨晚做得太过火吧,看着蓝河美丽的睡颜,叶修心虚地想,要是这样待会小蓝醒了自己又该挨骂了。心里这样想着,叶修手上却也不停,但他突然发现蓝河身上冰冷,然后又后知后觉地发现蓝河没有盖到被子。这可把叶修心疼坏了,已经秋天了,天气虽然不是很凉,但一个晚上不盖被子也足够蓝河感冒的了。叶修小心翼翼地,在不吵醒蓝河的前提下为他盖上被子,打算再抱着蓝河睡一会。但睡着的蓝河却一点也不配合,僵着身子动也不动,叶修只好无奈地扳过蓝河的身子,轻轻地搂进怀里。

啊,小蓝身上好冷,看来是真感冒了,一会醒的时候要带他去医院看看啊……不过外面好像有什么声音?幻听吧……这屋子里就自己和蓝河两人,哪来的其他人?肯定是哥太累了,算了,干脆就荒废今天陪陪我家小蓝好了。叶修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随手拿起座机给老板打了电话,只抢先说了句“老板娘我今天请个假陪我家小蓝啊”便在对方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之前挂了电话。一会他就拥着蓝河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了,叶修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医院,而且似乎有点发烧,难道是小蓝醒来发现我发烧了就带我来了医院?但蓝河却不在床边,床边趴着的是方锐。叶修心下了然,想必蓝河一人无法带他来医院,就找了方锐帮忙。他拍了拍方锐:“喂喂喂,起床了啊方锐大大。”方锐抬起头,有点迷茫地看着他,叶修笑:“不会吧你还没睡醒呢?是不是人老了睡眠需求增加了啊?”听闻此言,方锐瞬间就清醒了,却难得没有还嘴。他别有深意地看了叶修一眼,一言不发,转身走出病房。不一会,方锐就又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兴欣战队的所有成员以及老板娘陈果,却都是围着他的病床,一言不发。而在叶修没有看到的地方,苏沐橙的眼睛隐隐有哭过的痕迹。见此情景,叶修不禁有点心虚:“那个……谁能告诉哥……哥睡了多久?”

“如果从早上的电话开始计算,已经过了5个小时21分,现在是下午2点23分。”听着安文逸的声音响起,叶修松了一口气:“你们这架势吓我一跳,哥还以为我昏迷好几天呢,说起来今天我不是请过假了吗?老板娘你这是带领全队队员来探病的节奏?诶,说起来,我家小蓝呢?上哪去了?你们看到了吗?”最后一句话叶修是对着所有人说的。他确实很疑惑,按理说小蓝应该是会一直守在他身边的,难道是有事出去了?

“叶修你是不是还没睡醒?!”魏琛的咆哮打断了叶修的思路,他无奈地说道:“这儿是医院啊老魏,注意素质,素质。”顿了顿,叶修又继续说:“说起来你们一脸沉重干嘛?哥不过是发个烧,死不了,只要有我家小蓝精心照顾,一会就好了,说起来他到底去哪了啊?难道他也生病了?不行不行,哥得去看看他。”一想到这个可能,叶修又心疼又愧疚,连忙掀开被子打算下床。

“咚!”“诶哟!疼疼疼!”没等叶修脚沾地,魏琛就沉着脸毫不留情地把他推回了床上躺着。这下叶修有点恼了:“老魏你干嘛呢!还让不让哥看媳妇儿了啊?快告诉我他在哪!”说到最后叶修突然心慌了起来,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他烦躁地揉了揉头发,迅速地下床站到了魏琛的面前,只是盯着他,仿佛要将他看穿。

而不知不觉中方锐已经将除了魏琛和叶修的所有人带出了病房。

“啪!”清脆的一声回响在病房,叶修歪着头,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叶修你他妈装傻呢还是真忘了呢!”魏琛还保持着扬手的姿势,声音不知不觉中带上了一丝颤抖,“蓝河他已经死了一天多了!你他妈知不知道你抱着睡了一天的是他的尸体啊?!要不是苏沐橙告诉我们,你就打算永远活在自己的幻想里吗?!你平时不是很嘲讽吗?!你现在倒是嘲讽给我看啊!你至少……”不知不觉,魏琛的声音又带上了一丝沙哑的哭腔,“……至少从你的梦里清醒过来啊……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吗……”

什么样子?叶修望向病房里唯一的镜子,看到的是一个满脸胡茬,面容憔悴,双眼无神的男子。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叶修摸了摸脸,眼神在迷茫和痛苦之中飘忽不定,最终定格在了死水一般的平静。他淡淡的说到:“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叶修,蓝河的事我们都很难过,你一定要节哀,我们……”“老魏啊,”叶修哑着嗓子打断了他,心酸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你就出去吧……让我一个人想想……就算哥求你啦……”听着叶修强压情绪的声音,看着他整个人像没有骨头一样闭着眼靠在床头,魏琛忍不住狠狠抹了一把眼睛,还不忘放下一包烟和打火机,然后转身,留下只属于他的空间。

叶修微微颤抖着,是了,他想起来了,他全都想起来了,一个细节都没有遗漏,就那么鲜明地在脑海中浮现,挥之不去。昨天傍晚,他带苏沐橙回家拿东西,结果发现蓝河躺在客厅的地上,已经没有了呼吸,然后他像疯了一样把苏沐橙推了出去,反锁上门,任凭她怎样敲门叫喊,他也置若罔闻。他接受不了蓝河离他而去的事实,于是一厢情愿地以为蓝河还活着,他把蓝河搬上床,在他身边躺下,还亲吻了他,和他说晚安。第二天一早他更是分不清现实虚幻,直到外面的人将他和蓝河带来医院,这个梦才算结束。

叶修伸手摸了一只烟点上,脑中回放着他与蓝河的点点滴滴,相识,相知,相爱,最后在一起,一切其实都来之不易,可是失去这一切却那么轻易。病房里全是烟,叶修被缠在其中,在层层烟雾缭绕之中看不清表情,只是一种近乎绝望的气场弥漫开来,随着烟一起扭动,交缠,最后成为化不开的悲伤,灌进叶修心里。

这天,叶修一个人,抽着烟,在病房里坐了一下午,没有人知道,他想了什么,干了什么。只是从此以后,再也无人见过他。

听邻居说,叶修走的那天什么行李也没带,只是带走了蓝河送他的一条围巾和一张纸。邻居好奇,偷偷瞄了一眼,上面写着:

“姓名:许博远

死因:突发性心脏病”

——END——

#突发奇想,得到那么难,失去却那么容易#

#所以要珍惜,可能在不经意间,什么东西就不在了#

#写得不好的地方欢迎指点#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