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凤修

家教主骸纲,里纲
全职主叶蓝,all叶,其他全职cp均可接受←除蓝叶

【叶蓝】皇帝的新装

#我是不是最后一个交的【哭着这么说】#

#原著《皇帝的新装》,ooc有盗笔电视剧那么多#

#有点少怎么办_(:з)∠)_#

“就是这里了,”烈日当空,帝都的城门前站着一个蓝衣服的年轻人,“等会就像以前和他商量的那样,一定能行!”提到那个“他”,年轻人嘴角溢出一丝不自觉的笑容,然后他抬头看了看气势恢宏的城门,举步走了进去。

“报!叶修陛下,有人求见!”

“什么人?”高座上的帝王漫不经心地随口问着。

“回陛下的话,是个20来岁的年轻人,他自称蓝河,是个织工,说他能够织出人类所能见到的最美丽的布。这种布不仅色彩和图案都分外美丽,而且缝出来的衣服还有一种奇异的特性:任何不称职的或者愚蠢得不可救药人,都看不见这衣服。”

“咳咳咳……”叶修被自己呛了一下,如果现在侍卫抬头一定能看到他们的皇帝满脸卧槽,即使他迅速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却压抑不住语气中的无奈与笑意:“让他……进来见我。”

“陛下,在下蓝河,”真正见到帝王的时候,蓝河还是有点紧张,不过好在早已有人为他打好了草稿:“这简直就是理想中的衣服啊!您穿了这样的衣服,就可以看出您的王国里哪些人和自己的职位不相称;就可以辨别出哪些人是聪明人,哪些人是傻子。这对您来说,难道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吗?”

看着那个蓝色的身影,叶修沉默不语,面上沉静似水,其实心里已经火山爆发了。迷之沉默持续了良久,久到蓝河以为自己失败了的时候,叶修才缓缓开口,声音却刻意压低:“好,就按你说的办。”

哈哈哈哈果然成功啦!果然,他的建议很可靠嘛!蓝河心中欢呼雀跃,脸上也浮现了笑意,看得叶修只能呵呵呵呵了,他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后,无奈地赐了蓝河不少金钱、金线和生丝,让他下去准备了。

作为一个正牌的织工,基本都技巧蓝河还是懂的,他摆出一架织机,装作是在工作的样子,可是他的织布机上连一点东西的影子也没有。蓝河急迫地请求发给他一些最细的生丝和最好的金子,但他把这些东西都装进自己的腰包,只在那架空织布机上忙忙碌碌,一直搞到深夜。

本来蓝河的计划就应该这样顺利地实施下去,但他却遇到了烦恼的事。

“陛下,您真的不用再来量尺寸了——”“小蓝啊,朕的身——体可是每天都在变化,不每天来的话,这衣服不合身怎么办?”在只有他们两人的房间里,叶修洋洋得意地转了一个圈,向蓝河张开双臂:“来吧,量尺寸。”

蓝河捏紧了手中的皮尺,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在叶修向他展开双臂的时候终于爆发,手中的皮尺飞了出去:“你量就量,倒是把衣服穿上啊!你脱成这样是个什么意思!”没错,叶修现在身无寸缕,真正意义上的身无寸缕,虽然都是男人,但蓝河还是莫名一阵脸红。更何况叶修天天来,他也就只有被迫每天欣赏美男脱衣秀,不得不说的是叶修身材其实还不错——咦等等重点好像不是这个。

“蓝啊,”叶修头一偏,躲过了迎面而来的皮尺,“这样量出的尺寸才精确嘛,你一定要仔——细地量,每——个地方都不要放过哦。”

呵呵,管他什么皇帝。蓝河面无表情,转身就走。

哎呀,自己做的事果然还是要自己承担。一边穿着衣服,叶修一边这么想着。

“我倒很想知道,他最近几天究竟怎样了。”几天没有去过蓝河那的叶修这样想。

“我要派我诚实的老大臣到他那儿去。”叶修想,“他最擅长察言观色,而且他这个人很有理智,一定能看出蓝河的情况。”

于是这位善良的老大臣江波涛来到蓝河的屋子里,看见他正在空织布机上忙碌地工作着。

“愿上帝可怜我吧!”江波涛想。他把眼睛睁得特别大,“蓝河好像心情不太好啊!”但是他不敢把这句话说出来。

蓝河请他走近一点,同时指着那架空织布机问他花纹是不是很美丽,色彩是不是很漂亮。可怜的江波涛的眼睛越睁越大,因为他不仅要假装看布,还要偷偷观察蓝河的神色言行,快精分了都。

“我的老天爷!”他想,“如果告诉陛下蓝河心情不好而且其实是在骗他,他会不会迁怒于我啊?不成,我得先假装看得到。”

“嗳,您一点意见也没有吗?”蓝河问他。

“哎呀,美极了!真是美妙极了!”江波涛一边说,一边仔细地看,“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是的,我将要呈报陛下,我对于这布料非常满意。”

“嗯,我听了非常高兴。”蓝河说。于是他就把这些稀有的色彩和花纹描述了一番,还加上些名词。江波涛心不在焉地地听着,他现在满心想的都是待会怎么答复叶修。

于是蓝河又要了更多的钱,更多的生丝和金子,说是为了织布的需要,他把这些东西全装进腰包里。

话说这头,叶修听了江波涛如实的汇报,哭笑不得,只能叹一句自作孽不可活,但他这些日子是在太忙,只能过段时间再去看望蓝河了。

过了几天,叶修心里痒痒,于是又派了另外一位诚实的官员周泽楷去看工作进行的情况。周泽楷的运气并不比头一位大臣好:他看了又看,但是那架空织布机上什么也没有,他什么东西也看不出来,不过蓝河的表情似乎缓和许多了。

“你看这段布美不美?”蓝河问。他指着,描述着一些美丽的花纹——事实上它们并不存在。

周泽楷:“……”

蓝河:“???”

周泽楷:“……嗯。”

蓝河:“……-_-||”

忙碌的日子终于告一段落,叶修一得空,就又愉快地去看(tiao)望(xi)蓝河了。他选了一堆人——其中包括江波涛和周泽楷,因为他们要做戏给蓝河看。一进门,叶修就看见蓝河正在以全副精力织布,但是一根线的影子也看不见。

“您看这布华丽不华丽?”考虑到让周泽楷开口的难度,江波涛抢先说了话,“陛下请看: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他指着那架空织布机,背对着蓝河,朝叶修一行人使眼色。

“哎呀,真是美极了!”叶修说,“我十二分地满意!”

周泽楷:“……嗯。”

于是叶修就点头表示出他的满意,他假装仔细地看着织布机,但其实是在观察蓝河。跟着他来的全体随员也假装仔细地看了又看,但他们也什么都没看到。不过,像叶修一样,他们也说:“哎呀,真是美极了!”

正在叶修考虑着怎么和他家小蓝关系更进一步的时候,蓝河却突然开了口:“陛下,我有一提议,相信陛下一定会喜欢。”“但说无妨,”叶修看着蓝河公式化的笑容顿觉有点不妙,果不其然,蓝河开口的那一瞬间他就后悔了。

蓝河说:“我建议,用这种新奇的、美丽的布料做成衣服,穿着这衣服去参加快要举行的游行大典。”

“这布是华丽的!精致的!无双的!”每人都随声附和着,每人都有说不出的快乐,毕竟叶修是很难被整到的。

叶修尔康手:“你们——”“爱过。”江波涛笑眯眯地打断了他的话,“而且臣等认为,此举甚好。”

于是第二天早上,游行大典就要举行了。在头一天晚上,蓝河整夜都没有睡,点起16支以上的蜡烛。人们可以看到他们是在赶夜工,要把皇帝的新衣完成。

然而第二天一早,蓝河就消失了,甚至一点痕迹也没留下,江波涛等人找遍了宫中内外也没能发现任何线索。

此时帝都外某树上

“半年前,有一个人告诉了我这个方法,”蓝河舒服地依偎在一个人的怀里,“他说,这样可以赚很多钱。”

“咳咳,当初告诉你这个,不是想让你去坑蓝雨的喻文州嘛,”抱着蓝河的人正是叶修,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谁知道你坑到我头上来了……”

“哼,谁让你不告诉我你是兴欣的国王?”蓝河嘟起嘴,假装生气,“自己要对自己做过的事负责!”

“好好好,我负责,我负责,那些东西全当我给你的嫁妆,怎么样?”叶修无奈,只得给蓝河顺毛。

“讨厌,谁说要嫁给你了?”蓝河傲娇地把头扭向一边,却被叶修强硬地扳过来,吻了下去,“我才不……唔唔!”

一吻毕,蓝河满脸通红,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过了一会,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看向叶修:“你跑了,那今天的游行大典怎么办?”

“没事,哥有个双胞胎,有他顶着,我们就能私奔了。”叶修笑眯眯地,坑起弟弟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蓝河:“……”

此时皇宫内

“混账哥哥!你快给我滚回来!”叶秋咆哮着抵着门,誓死不要光着身子去参加游行大典。“见色忘弟啊卧槽!”

#没了。最后叶秋弟弟有没有当众裸奔【划掉】呢?你猜咯#


评论(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