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凤修

家教主骸纲,里纲
全职主叶蓝,all叶,其他全职cp均可接受←除蓝叶

【叶蓝】铜雀台01

#lo主自己都忘了上一篇写的啥了,建议回顾,嗯不过那一篇还是把它当楔子吧#

#又名『铜雀春深锁绝色』因为这个名字看起来比较装X所以我没有直接打上去_(:з)∠)_其实并不知道铜雀台到底是干啥的只是想起了杜甫的诗——别打我#

#更新不定时,lo主什么时候黑化什么时候更#

“昨晚睡得怎么样?”一觉醒来,蓝河就看见叶修笑眯眯的脸在自己面前,吓得他下意识想往后缩,却咚一声撞上了墙。

“唔……”蓝河捂着后脑勺,警惕地看着他,“你……又想干嘛?”

“今天我可是亲自来帮你疗伤啊。”叶修勾了勾嘴角,抓起蓝河毛茸茸的头发就把他提了起来,缠在蓝河双手双足的锁链发出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摩擦声,叶修的动作与他的表情相反,粗暴得很,蓝河没有防备,一下就叫出了声:“啊!痛痛痛痛痛!”

“还挺精神嘛,”叶修仍然是笑眯眯的,手上却毫不停顿,把蓝河提起来站着之后就把他推到了墙上,撞得蓝河脊背生疼,才结疤的伤口仿佛又要裂开。

“转过去。”虽然脸上带着笑,但叶修的语气完全不像是在商量,反而像是在命令。

揣摩了一下面前的人的性子,虽然不情愿,蓝河还是乖乖转了过去,脚上的链子还算长,并没有妨碍到什么,双手却在身前被束缚成了交叉状,几乎动弹不得。

“嘶拉——”背部的伤口被按了几下,衬衣被人一把撕开,蓝河的后背就暴露在了早晨微凉的空气中。他抖了抖,强忍着骂人的想法,想转过头去看看叶修到底想干什么,却发现那人暂时离开了自己的身后,在不远处的桌子上翻找着什么,那看起来是个药箱的样子。难道这家伙真的是来给我治伤的?蓝河才不信叶修有这么好心。

大概过了两分钟,叶修一手拿着一瓶透明的液体,一瓶粉状物,一个酒精灯,一个装着药物针管和一把小刀走了过来。见蓝河疑惑地看着他,叶修不知哪来的耐心跟他解释,虽然语调依然欠扁:“我可不希望我的宠物身上留有难看的疤痕。”

“哼,你别做梦了,我总有一天会离开这里的!”几乎是下意识地,蓝河将内心想法脱口而出,然后他就发现叶修的眼神变了,变得像盯住猎物的狼一样阴狠,然后他把针管一扔:“是吗?看你这么精神,想必也不需要麻醉了吧?那就开始吧!”说着一手掐住了蓝河的脖子,将他狠狠地按上了墙壁。透过余光,蓝河看见叶修在用酒精灯给小刀消毒。仿佛明白了什么,蓝河的脸唰地一下白了,双腿几乎要颤抖起来,可身为警察的自尊却不允许他这么做,只好将重量转移部分到墙上以便稳住自己的身形,并在心中默默鼓励自己,一定不能输给那个变态。

蓝河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甚至已经提前咬紧了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当叶修真正动手的那一刹那,蓝河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锋利的小刀水平隔开伤口,切掉表面凹凸不平的疤痕,有些地方甚至切到了伤口里的肉,凌迟是什么滋味,蓝河终于有了切身的体会。最初的一瞬只是微凉的感觉,然后接踵而至的便是无边的疼痛,仿佛要将人淹没。下唇在一瞬间被咬破,流出大滴大滴的血液,落得到处都是,可蓝河已经浑然不觉,仿佛所有的痛感都集中在了背上,火辣辣的感觉让人怀疑刀上是否撒上了辣椒粉。蓝河紧闭双目,他已经能感觉到双眼渐渐湿润,而双腿早已不听话地颤抖起来,若不是叶修掐着他的脖子他恐怕早已跪到了地上。

“现在感觉怎么样?”放开固定住蓝河的那只手,看着他一下子顺着墙跪坐在了地上,浑身颤抖,双目紧闭,下唇早已被咬得血肉模糊,精致的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随着过多血液的流失而变得渐渐苍白,叶修满意地一笑,不顾从蓝河的后背留下的血已经在两人脚下汇成了血潭,欺身上前,扳过蓝河的脸就吻了上去,灵活的舌头探进对方的口腔,毫不留情地掠夺他余下的呼吸,苍白的小脸随着这个吻而变得不自然的红润,原本微弱的呼吸也粗了几分。就着这个姿势,叶修顺势拿过一边装着酒精的瓶子,拨开塞子,将瓶口抵在蓝河的脖颈处轻轻摩擦着,冰冷的触感唤回了蓝河仅存的理智。

可下一秒,那人就将它全数摧毁。

叶修手腕一翻,酒精倾泻而下,完完全全地覆盖了整个血流不止的伤口,叶修只觉得身下的人一阵抽搐,然后口腔中就弥漫起了一股铁锈味儿。恋恋不舍地放开蓝河,叶修啧了一声,将空掉的瓶子随手向后一扔,还没来得及做下一个动作,就听见了蓝河再也压抑不住的呜咽声。

“呜呜……呜……痛……会死的……求、求求你……呜呜……好痛……”濒临崩溃的蓝河流着眼泪疯狂地摇着头,只能遵从本能语无伦次地重复着几句话,他只觉得眼前瞬间一片黑暗,痛楚在一瞬间放大到极致却无法一晕了之,想要挣扎却因锁链的束缚而无法做到。瞳孔放大到极致,眼前却无一点光亮,更多的泪水从漂亮的眼睛溢出也毫无知觉。泪水,血水,汗水,酒精混杂在一起,将蓝河的身体搞得一塌糊涂,因疼痛而弓起的身子弯出一个脆弱的弧度,仿佛轻易就能折断。看着蓝河逐渐软化、屈服的表情和言语,叶修勾起了一抹胜利者的微笑,猛的拉过蓝河的手臂将他整个人摁在了地上,然后拉过他早已无力的双腿大大分开,堪堪坐在了其间。随后叶修不知从哪摸出一个手铐,将蓝河的双手拷在了锁链的一环上,防止他挣扎。做完这一切,叶修才取过最后一个装着粉末状物体的小瓶子将里面的东西倾倒在伤口处,一只手在蓝河侧腰处刮蹭,还一边说着:“乖乖听话,否则你真的会死哦!这可是兴欣独家研制出的药粉,止血快,而且绝对不留疤,哥一次给你用了这么多,你是不是该感谢我呢?啊我忘了,你现在好像说不出话了呀。是不是呀,小蓝河?”终于上完了药,叶修解开蓝河的所有束缚,拉起他翻过身抱紧怀中,还亲昵地蹭了蹭他的头发。此时蓝河已经没有了知觉,只能顺从地靠在叶修怀里,像个美丽的洋娃娃,只有从他偶尔皱起的眉头才能看出他即使是在昏迷中也承受着怎样的痛苦。低头看了看怀中安静的人,叶修突然心情大好,在布满泪痕的小脸上啄了一口,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口将人抱起,感受着轻得过分的重量,叶修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同时吩咐几个附近的手下将房间收拾一下,之后便盯着怀中的人,挂着一抹意味不明却异常危险的笑,缓缓向医务室的方向走去,一路留下的,只有斑斑血迹和男人低低的笑声。

#把自己写晕了,欢迎纠错#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