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凤修

家教主骸纲,里纲
全职主叶蓝,all叶,其他全职cp均可接受←除蓝叶

荣耀联盟奇葩多『喻黄番外篇』

#温馨提示,本文关于医疗的知识全为瞎编,请其他医生或学医的盆友们不要模仿,若对病人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本人概不负责(ง •̀_•́)ง#

#啊,九月太忙了所以没怎么产粮多谢支持我的小天使们不嫌弃我!!!#

嗨大家好,我叫兰凤修,是一名医生,在这个充斥着ABO的世界,我无疑是个异类——我没有第二性别,但却闻得到所有人都信息素,于是在老院长的帮助下,我成为了荣耀医院的一名专门管治信息素类疾病的医生,对此我还是很满意。

嗯?你问为什么叫荣耀医院?据说是某位姓冯的心脏病患者为医院的营业额做出了巨大贡献,于是老院长就改了这个名儿,老院长可是个很难懂的人呐!噫不对好像偏题了,我今天其实是想说说最近的病人来着。

距离上次张新杰他们来了还没多久,又来了一对病人,A叫喻文州,O叫黄少天,不得不说的是,黄少天实在是太吵了,他完全无视了我办公室外墙上的一个大大的“静”字,不,也许他把音量转化为了内容也说不定呢。

总之他一进来就对我滔滔不绝的诉说了五分钟,第一分钟我以为他是患者,还在认真听,第二分钟我觉得他们应该去我院五楼左边第三间办公室,第三分钟我在用眼神向旁边那个温文尔雅的人求助,但那个人完全陷入了激动之中,他只好回我一个无奈的眼神,第四和第五分钟我开始认真回想五楼那位的电话号码,但在我还没回想起来之前,黄少天终于成功地把自己舌头咬到了。

“blablabla……唔!”黄少天捂嘴,整个世界一片祥和宁静。

“少天,吃这个。”说那时那时快,只见喻文州趁此机会一个箭步上前从包里摸出一只棒棒糖拆开包装塞进了黄少天嘴里,看着他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我在心中喝彩之余也不禁有点心疼他。

好不容易把黄少天安顿好了,他转过来看我:“兰医生,不好意思,少天他一向比较活泼。”

“没事,我也大概了解你的情况了。”我揉了揉眉心,“也就是说,你不仅晕血,连闻到黄少天鲜血的味道的信息素也会出现晕血症状是吧?”

“是的,”喻文州一点都不尴尬,非常认真地问我:“请问这种情况……有解决的方法吗?”

“你晕血是先天性的,还是后天刺激?”这种事还是只能从病源入手。

“是后天的,我小时候见过车祸,现场……很多血,所以……”所以就晕血了,哦,原来是小时候的阴影,突然有点心疼他。

但我还没说话,黄少天就猛的扑过来抱住了喻文州:“队长啊你好可怜啊小时候居然经历过这么惨的事啊队长……”

我&喻文州:……说得好像喻文州/我小时候被怎么了一样……

黄少天:“呜呜呜队长你好惨呐……”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我扔下手中的钢笔,站了起来,绕过办公桌,在他俩都没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揪住黄少天的衣领把他拖出了办公室,然后狠狠的把他摁在了墙上,注意是脸朝墙,别误会,我对他没有半分性趣,只是想让他近距离看看墙上那个“静”字而已。

我威胁他:“乖乖地呆在外面吧boy,再进来吵我我就把你男朋友治成阳/痿。”

他很惊讶:“我要投诉你!”

我:“在你投诉我之前。”

黄少天安静了。

我满意地进了门。

一进门,喻文州有点急地看着我:“那个,请问少天他……?”

“哦,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所以在外面等你结束。”真是神清气爽。

“……”我从喻文州的表情里看出了震惊与疑惑,但他很好的抑制住了:“那么医生还有什么要问的呢?”

“嗯……你这种情况的话,可以用刺激疗法,但是过程可能会有点艰难,想尝试吗?”

“……会有生命危险吗?”他有点犹豫。

“不会,”说了这句我瞥见他松了口气,然后悠悠地接着说,“但是可能会造成精神损伤。”喻文州又僵了。

“开玩笑开玩笑,”我看着他变幻莫测的表情觉得有点好笑,“要是撑不住就来找我。”

“……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然后我低下头开始给他写东西,大概写了几分钟,十多条,看了看纸上漂亮的行书,毕竟我已经不像其他医生那样写草书,相信喻文州还是看得懂的。

在他结果纸看了几眼之后脸色唰地就白了,意料之中嘛。

毕竟我写的是:

『黑暗侵袭1、2、3

魔窟

雾人

雾人前传

德州电锯杀人狂

德州电锯杀人狂前传

致命弯道系列

隔山有眼系列

夜魔

死亡特训/八面埋伏

异次元杀阵1

异次元杀阵2: 超级立方体

异次元杀阵3: 心慌方•零

汉尼拔

少年汉尼拔

红龙

沉默的羔羊

七宗罪

恶灵空间2

恶魔的废墟

林中小屋

非礼勿视

死神来了1、2、3、4

我是传奇

活死人黎明

生化危机1/2/3/4

黑夜传说1/2/3/4

嗜血破晓

毁灭战士

怪形前传』

“兰医生……这……”喻文州好像在颤抖。

“这可都是网上口碑挺好的血/腥大片,好好看啊。”我露出一副你不用太感谢我的样子挥了挥手。

“………………谢谢。”他良好的教养还是让他道了谢,不过我听得出有多么勉强。

在他开门的时候我补了一句:“一周内看完来找我。”然后我明显看到他踉跄了一下,接着外面传来黄少天的呼唤:“队长你怎么了你没事吧队长!”

但是一周后他来找我的时候,我发现他的晕血症状虽然在强烈刺激之下有了很大的好转,但仍然没有根除,在我强烈询问之下喻文州才很不好意思的告诉我他是拉着黄少天一起看的,然后看着看着两个人就做起来了,所以没有起到我想象中的效果。

这人什么心理啊?边看血/腥片边做(*/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爱?这种变态会晕血吗你在逗我吧!所以我坚定地把他推出了我的办公室并告诉他,阁下真乃奇才,心理素质非我等常人所能及之,在下已无颜面再助阁下,还望阁下在家好生修养,以免在外天妒英才

喻文州:说人话

我:你这个变态没救了,回家呆着吧

然后我帅气地摔上了门,真是神清气爽,科科。

总之期待下一对病人吧。

#矮油这篇写的好随意,还短,求勿怪#

#其实我超喜欢看你们的评论啊为啥没人评论呢为啥没人呢『碎碎念』#

#我并没有欺负黄少和喻队哟(*/ω\*)#

#欢迎纠错#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