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凤修

家教主骸纲,里纲
全职主叶蓝,all叶,其他全职cp均可接受←除蓝叶

荣耀联盟奇葩多『江周番外篇』

#温馨提示,本文关于医疗的知识全为瞎编,请其他医生或学医的盆友们不要模仿,若对病人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本人概不负责(ง •̀_•́)ง#

#部分内容源自百度#

#论为啥每次开头都一样还木有人注意到可爱的主席大大!【你终于忍不住说明了吗】#

嗨大家好,我叫兰凤修,是一名医生,在这个充斥着ABO的世界,我无疑是个异类——我没有第二性别,但却闻得到所有人都信息素,于是在老院长的帮助下,我成为了荣耀医院的一名专门管治信息素类疾病的医生,对此我还是很满意。

嗯?你问为什么叫荣耀医院?据说是某位姓冯的心脏病患者为医院的营业额做出了巨大贡献,于是老院长就改了这个名儿,老院长可是个很难懂的人呐!噫不对好像偏题了,我今天其实是想说说最近的病人来着。

在治好了喻文州后,我终于等到了一对看起来让我很满意的病人——帅气羞涩的周泽楷和他的伴侣,温和幽默的江波涛。

啊啊啊啊啊啊好帅啊男神求合影留念啊啊啊啊啊啊!!!血槽已空啊啊啊啊啊啊_(:з)∠)_!

↑这是我初见周泽楷时的想法

好吧回到正题,我是个医生,在内心舔完他俩的颜后我突然又感到有点惋惜,不知道他们有什么问题,真是天妒蓝颜【误】啊!

然而诊断完后我整个人几乎是崩溃的

因为看到帅哥有点激动,所以我率先开了口:“你好,请叙述一下您的问题好吗。”

“……”周泽楷看了我二十秒钟,然后摇头:“没,江。”

“啊,兰医生你好,小周没问题的啦,是我有事哦,我叫江波涛,他叫周泽楷。小周不是很擅长交际,请别介意啊。”在一旁的江波涛反应过来,马上笑着把两个字翻译成了一句完整的话还配上了解释,对此我只能表示,

“哦。我还以为他有语言障碍走错地方了呢。”

“……”我估计他俩被我豪放不羁的语言风格震撼到了,周泽楷急红了脸却也没说出什么,倒是江波涛,过了半天才很勉强地打着接话:“啊哈哈,怎、怎么会呢……”

“怎么不会,上次对面精神病院的病发了还拿着木棍跑进我办公室呢。”我十分淡定地喝了一口茶,看了眼脸红的周泽楷开始盘算一会怎么开口要合影。

“诶,那很危险啊!后来呢?”江波涛完全没有注意到话题被我带偏了。

“还好吧,我一般都有防身用具,”我从袖口滑出我最爱的蝶舞晃了晃,“不过那种粗暴的接刃对蝶舞的损伤不小啊,我还是很心疼的。”

“……”长达一分钟的静默。

我抬头,就见两人表情各异,看起来就很纯洁很抓不住的重点的周泽楷是一副“蝶舞是什么”的疑惑表情,而正常一点的江波涛则是我意料之中的“卧槽我觉得医生你更危险我现在换医生还来不来得及啊!”的表情。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想逗逗他们,差不多就该说正事了,于是我咳了一下,看他们回神后,恢复到一个正常医生的姿态:“请江波涛先生说说你的问题吧。”

通过他的叙述,我了解到,由于他的O伴侣周泽楷的信息素是火药味,加上他们本人是电竞选手,周泽楷在游戏里是用枪的,所以江波涛闻着这个味道就觉得压力有点大,好像周泽楷随时会拿枪指着他一样。

“你的想法,会对你的行为产生影响吗?”我拿出本子,准备记载他的情况。

“……比如说?”

“比如由于你的联想而不能勃(*/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起或者勃(*/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起时间不长,再或者难以达到性(*/ω\*)哈哈哈哈哈哈高(*/ω\*)哈哈哈哈哈哈潮之类的。”

“……”江波涛脸色不太好。

“……长。”周泽楷真可谓是一语惊人,整个屋子里瞬间鸦雀无声一根针落地都能听见,我觉得自己仿佛知道了什么,科科。

“小周,”江波涛的声音中充满无奈,“你先到外面等我好不好?”

“江……”周泽楷摆出一副宝宝难过宝宝委屈宝宝心里苦的表情,却还是顺从的走了出去,还顺手带上了门。

“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我总觉得自己已经被秀一脸了。

“……嗯……其实刚才说的那些情况是有的……”

“到什么程度?”

“……好像不是太严重?”

“那就是有点严重了。”我早就放下了笔,叹了口气。

“……好吧,那像我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呢?”

“唔,怎么和你解释好呢?”我努力考虑着措辞,“你听说过hallucinogen吗?”

“什么?”他有点懵。

“一种天热或者合成的精神活性药物,能引起意识改变,特征是知觉增强,生动的想象可发展到错觉和幻觉,情感改变,强烈的人格现实解体体验,类似于导致严重的行为紊乱……”我只好和他细细解释,然后看着他脸色剧烈变化,我连忙说:“我的意思不是你被下了这种药物,而是说你现在的情况和这个有些相似,因为你不断的给自己心理暗示,所以在脑海中形成了潜意识,在这种意识的指导下,才能最终影响你的行动。这套理论的结果就是,由于你对伴侣信息素的过分联想而严重影响了你的性(*/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能力,我没说错吧?听懂了吗?”

“……不是太懂,兰医生能再说得通俗一点吗?”虽然表情缓和了些,但我还是从江波涛的脸上看出了困惑。

“唉,我怕说得太清你接受不了。”

“难道,我的病已经……?……没关系,请说吧!”

我重重地叹了口气,把钢笔握在手中把玩:“刚才我说的都是学科上的术语【别信】,如果非要简单来说,那就是……”

“脑洞太大是病,得治。”

“咳咳咳!——咳、咳咳——”江波涛一瞬间在什么都没有吃的情况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大概过了一两分钟才缓和过来,我好心地递给他一杯水,结果他面容扭曲地接过,若不是怕水撒出来估计要把纸杯捏变形。

“……可以别开玩笑了吗。”看来他真的生气了,连称呼都省了,我连忙摆出一副正经的表情:“不是开玩笑,刚才那句就是你想要的通俗的解释啊……等等江波涛你冷静点……卧槽你给我住手!江波涛你把我康熙年间的青花瓷放下卧槽!那可是真品啊!”真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bushi】,我超级怕江波涛一急之下对我的花瓶做出什么,只能好言相劝:“你先听我说完啊!我的意思是,你这种情况需要的是心理辅导,专业的心理医生会通过一系列的方法来对你的思想进行潜移默化的影响,以帮助你达到恢复的目的,这么说你明白吗?明白了就把花瓶放下里面的兰花不要你赔OK?”

“咳,兰医生说笑了,是我失态了。”江波涛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把花瓶放回了原位,还把刚才掉在桌上的几支花收拾了一下重新放进去。好歹算是劝住了,我重新拿起笔,边写边说:“心理辅导的话,虽然我主修医学,但也是心理学博士……”

“啊,那个,那个,我……”不用抬头我也知道江波涛肯定一脸“我要换医生啦才不要你给我心理辅导嘞我会被你气出心脏病的!”就这个表情。

“你急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我坏心地勾了勾嘴角,谁让你刚才要摔我的花瓶!“我是想说,我有个同学对心里辅导很在行,喏,这是他的联系方式,但是这个疯子只知道做学术上的事,其他的一概不管,所以你还是只能来我这复诊,至于你的情况我会和他沟通,不知这样意下如何?”

“真是多谢了!”他接过纸条并道了谢,然后就离开了,但我仿佛在他关门的前一瞬间听到了什么声音,于是垂死病中惊坐起【并没有】我突然醒悟。

“啊啊啊啊啊忘记要合影了啊啊啊啊!”

#没了,就这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越写我这个医生形象越不正经是我的错觉?#

#我会说我是刚看完琅琊榜大结局然后哭着写完的?不知道有没有混杂奇怪的感情色彩请见谅_(:з)∠)_#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