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凤修

家教主骸纲,里纲
全职主叶蓝,all叶,其他全职cp均可接受←除蓝叶

【叶蓝】诗

#纯粹个人感情宣泄,写得太乱太杂抱歉#

#第三人称视角叙述#

#其实只是想写那个翻译而已『翻译内容来自同学』#

“嘭——”唔,真倒霉,我只不过是整理一下我的书架,结果一不小心就把书全碰掉了。

“嗯……?这是……?”我拾起一本淡蓝色封面的书,看起来像是小说,翻开扉页,“蓝桥春雪”四个字和一首英文小诗映入眼帘,我顿时明白了这是什么。

我至今仍然记得,那是我教过的第一届学生,蓝桥春雪,是一个叫许博远的孩子,也是我选的班长。

我第一次做班主任的时候教的是一群高一的孩子,班级人不多,但大家都很有趣,也很团结,至于经常会有的嘲讽,大概也是他们之间的一种交流方式吧。那时的我还很年轻,比他们大不了几岁,于是私下里允许他们叫我姐,他们也真的很像我的弟弟,我们一个班,一直都是一家人。

许博远是个很老实的孩子,做什么也都很认真,人缘很好,也深得我的喜爱,是班上与我私交最好的学生。而与他相对比的,就是一个叫叶修的孩子了,叶修不仅调皮,而且特别散漫,只做感兴趣的事,不过关键时刻还是挺靠谱的,我拿他没辙,只能顺其自然,因此相处得还算愉快。

一次的课上,我分享了一首我很喜欢的英文小诗,是这样写的:

『You say that you love rain, 

but you open your umbrella when it rains.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sun, 

but you find a shadow spot when the sun shines.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wind, 

but you close your windows when wind blows. 

This is why I am afraid, you say that you love me too. 』

最美的不是这首诗本身,而是各式各样的中文翻译,我有心考考他们,于是布置下了翻译这首诗的作业。

第二天一早我收的时候才发现,一向认真完成作业的博远居然没有做,问他怎么回事,他却十分认真地对我说:“如果不是真正内心的体现,那又有什么意义呢?等我有了足够的能力表达我的意思,相信我,那会是份令人满意的答卷的。”

我一时无言,只能故作严厉地说下不为例,但故意迟交作业还是要罚,去,今天的讲台你打扫。

是。他笑起来,刚准备去擦讲台,教室里就传来几声重重的、一听就知道是装的的咳嗽声,我回身一看,就见一向不爱劳动的叶修正拿着一块抹布在打扫讲台,发现我在看他,还说,老师我坐第一排啊看见讲台脏了就打扫一下,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这时博远也跑了上去,两人一起打扫,于是大家就开始起哄,我不明所以,只好板起脸叫安静,这才渐渐平息下来。

结果第二天我就把作业这事给忘了,没想到时隔多年,博远居然还记得。我翻到了书的最后一页,看着上面的字,却只觉得心酸无比,为了他,也为了叶修。

知道他和叶修的关系的时候,是我刚出完一个月的差回来却发现班上一团乱的时候。

在高中校园,谈恋爱本就是禁忌,更何况还是两个男生,若不是校长极力压下来,估计这件事就要传遍全校园。虽然不好直接记过,但劝诫和责骂总归是免不了的,不仅是代理班主任,还有校领导,一个个地做思想工作,不希望两个好苗子毁在这上面。

叶修被家里人领回去了,博远因为父母外出打工,所以还留在学校,然后他找到了我。

“……姐,你想听听吗。”他的声音十分疲惫。

好。我说。

他说,他和叶修已经谈了不短的时间了,这次之所以会被发现,是因为他们吵架了。

他说,确定关系之后,叶修就突然变得啰嗦起来,他不爱吃午饭,叶修就想尽办法逼着他吃,所以即使是为了他好,他也很反感这样的做法。

他说,他很任性,总爱无理取闹,叶修也由得他,宠着他,从不对他发脾气。

他说,但是聊起他的青梅竹马苏沐橙的时候,叶修却毫不犹豫地说了,光明留给她,黑暗留给你。

他说,叶修还毫不在意地说,他和苏沐橙睡在一起过。说到这,他突然笑了两声说,我连和自己表姐都没有这样过!他凭什么能这样毫无芥蒂!

冷静点。我上前按住他的肩膀说,你觉得他做错了吗。

不。博远给了我一个奇怪的笑容,然后我听见他说

“我们走到这一步,早就已经很难分清谁对谁错,无法再深究什么了。”

确实无法深究了,因为一个月后,叶修车祸身亡了。

叶修的葬礼,我去了,博远没有去,我找到他的时候,夕阳下,他坐在无人的操场,看见我,他笑起来,一瞬间竟然晃花了我的眼。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他们已经分手了。说点其他的?好像又不太合适。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博远突然说话了。

“姐,叶修好狡猾啊!”

什么。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他用这种方式,永远地留在我心里了啊,真是……太狡猾了啊……”他突然哽咽起来,“……我想,不管怎样,也许我还是喜欢他的吧。”

后来的事再无什么特别之处,博远顺利考上了他想考的中文系学院,成为了一名优秀的作家,如果不是他寄给我了那本书,我可能真的不会再愿意想起一些悲伤的往事。

我看着手中的书,淡蓝色的封面上有几个烫金的大字,那是这本书的名字——『送君』。翻过扉页,在目录之前,还有一页,漂亮的字体写着

“以前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好学生,从不迟到,可是后来发现我迟到的,太多了。”

而书的最后一页,是写给我的,也是给亡者的。

“亲爱的老师,对不起,这份翻译作业,我到现在才交

You say that you love rain, 

but you open your umbrella when it rains.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sun, 

but you find a shadow spot when the sun shines.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wind, 

but you close your windows when wind blows. 

This is why I am afraid, you say that you love me too. 

你习惯的是口是心非,但请给我勇气,去相信那句,我爱你”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