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凤修

家教主骸纲,里纲
全职主叶蓝,all叶,其他全职cp均可接受←除蓝叶

【叶蓝】念

#小蓝貌似有点黑化,ooc,慎点#

春暖花开的下午,寂静的宫殿里,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檀香,青烟钻出香炉,在空中翻腾几下,转眼又消失不见。殿外的花园里,有几个宫女正在采摘新鲜的花朵,以便为皇后宫殿增添几分春色。因为陛下远征,本就清净的皇后宫更是少有人来,在这万物生长的春季竟也平添几分清冷。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陛下只有这么一个妃子呢?
“娘娘,该起了,刚才陛下托人送来了新的书信,可要奴婢现在替您取来?”年轻的宫女恭恭敬敬地对着榻上之人行礼,小声地呼唤着。透过层层叠叠的纱帐,只能依稀看见蓝色与金色的交织,以及朦胧间被隐藏在被子下的那优美曲线。
“……嗯,取来吧。”过了一小会,纱帐里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一个人影起了身,蓝色的长发顺着肩膀滑下,接着,一只手便拨开了白纱,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那是一个大约20岁左右的青年,姓蓝,单名一个河字,正是荣国皇帝叶修的“皇后”。蓝发蓝眸显示着他异域的血统,刚睡醒的他眼中还泛着迷蒙,等宫女回来时,看到的便是皇后坐在榻上一动不动的样子,她连忙上前为蓝河披上外袍:“娘娘,您可得小心点,这春天依旧是冷得很,要不陛下回来,见您病着了,该多心疼呀!”
“嗯……”蓝河渐渐清醒过来,“陛下……他都外出半年了,书信倒是没断过,可边境的战事却没一点停止的迹象,待得他回来,指不定什么季节了呢!”
“呀,娘娘,我听这次送信的人说陛下最近打了大胜仗,估计呀,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了,这是最新的书信,娘娘您若是要看,就让奴婢先伺候您更衣可好?”服侍了蓝河三年的宫女十分聪慧,总能说到自家主子心坎上。
“好好好,就你嘴巧。”蓝河笑了起来,等到更衣后便摒退了众人,独自坐在窗前的桌边看起信来。
『长安回望秀成堆
山顶千门次第开
一骑红尘妃子笑
无人知是君归来

小蓝,想朕了没?』
“嘁,谁会想你这种人,”蓝河脸上泛起意义不明的红晕,笑了一下,又发起了呆。
叶修已经出征半年了,此番前去还带了护国大将军黄少天,可是依然没能迅速平息战火,想来敌军实力也是不弱。半年没能见着叶修,蓝河心中其实也有些难受,但自己的身份却并不好多说什么,念及此处,蓝河铺开一张信纸,提笔写下给叶修的回信
『春已至兮惜花时,心念君兮君何知?

你再不快些回宫,我可就回娘家了,到时候你找不着我,我可不会帮你』
蓝河的“娘家”在西域,周围遍布陷阱,一般人进去只能是有去无回,即使是叶修,当初前去接人之时也是险象环生,还挂了彩,只是身着喜袍,又在些隐秘的部位,不易察觉罢了。
信交到下属的手中,向远方奔去。
两天了,蓝河估摸着信已送到,如果正值休战时候,大约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五天了,蓝河仍没有收到回信,心想着,也许是战事吃紧,耽搁了吧。
十天了,蓝河有些慌了。
“我要去前线。”十五天时,蓝河如是说到。
“娘娘,这可使不得啊!您千金之躯,若是伤着了,奴婢怎么向陛下交差啊!”宫女急急忙忙地劝阻。
“我心意已决——”
“皇后娘娘下了什么决心,可否告知微臣?”循声望去,站在外面的,郝然是丞相喻文州。
“去陛下和大将军在的地方。”蓝河轻轻一笑:“丞相可是想一同前去?”
“……”喻文州沉默了,随后无视了宫女焦急的“快帮忙劝劝娘娘”的眼神,摆出了招牌式的微笑:“若是我二人同去,一则沐雨公主已寻那肖姓侠客去,不知所踪,朝中无人坐镇,二则有伤风化,想必娘娘也不希望陛下恼怒吧?”
啪。想起叶修每次吃醋之后所♂做♂的♂事,蓝河直接捏断了一根毛笔,再看喻文州的笑容时,也觉着多出了几分腹黑,教人想揍他却不好下手。
“……所以嘛,请娘娘为微臣向大将军捎个口信便是,让他好好听陛下的调遣,早些结束战事,我在京城等他,”话到此处,喻文州突然语气一转,“若是有些变数……我素来知晓娘娘其实也是武功高强之人,还望相助。”
“这些何须丞相来提醒,我自会定夺。……雨,为我备马。”
“不必了,”喻文州放下心来,“我府上有几匹上好的马,乃是我费了大力气从娘娘的故乡那边买回来的,定比宫中的御马合娘娘的胃口,请娘娘移步吧。”
“哦?没看出来丞相一届文官,还喜欢这些东西。”蓝河满意地眯了眯眼,换了套轻便的行头便随着喻文州走了出去。
“有人喜欢。”这是喻文州的答复。
嗯哼,没想到丞相也用情挺深啊~骑在马上,蓝河一边想着,一边快速向城门移动着。
“皇后请停下!”快要出城时,蓝河发现城门紧闭,守卫正向他大喊。
“吁——”蓝河一拉缰绳,回到:“发生何事,为何阻我去路?”
“禀皇后,刚才有人来报,说是有人连破了三道城门,直往京城前来,属下迫不得已才关了城门。”
“……何人如此放肆,待我前去看看。”蓝河皱了皱眉,登上城楼,远远地便看见一人一骑踏着尘土而来,速度极快。来人逐渐靠近,蓝河的表情却渐渐放松,最后竟露出了笑容。
“皇后……?”卫兵不解。
“……”蓝河一言不发,脱去宽大的斗篷,露出了里面蓝色的长袍,看样子似乎是西域的样式。接着,他把斗篷一扔,便直接跳下了城楼。
“!!!”卫兵一惊,接着便见马上那人飞身而起,以极快的速度掠来,最终一把搂住了蓝河。
“陛下!是陛下啊!”离得近了,才看清那人的脸,竟是多日无音讯的叶修。
“小蓝,你在怪我吗?”叶修抱着蓝河落在地上,无奈地说到。
“你怎的不回我信?”蓝河脸一红,一掌拍在叶修胸前,一个用力便挣脱了他的怀抱,假装生气的样子。
“唉,战事已定,本来想快点赶回来给你个惊喜的,结果黄少天非缠着不让我走,还好最后沐橙来了,要不然你得等多久才见得到我啊。”叶修无奈,“我这不是怕你想我嘛……”
“谁会想你?我倒是天天盼着黄少回来!”蓝河脸一板,“黄少呢?”
“小蓝……”闻此言,叶修不怒反笑,“几个月不见,看来是缺乏交流了,这几日朕便与你深入交流一下可好?”
“你!!!”知晓叶修言下之意,蓝河涨红了脸,却找不出反驳的话语,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问道:“我问你黄少呢?”
“走到一半,把他扔下了,”叶修懒散地答到,然后突然发力,一把搂住蓝河的腰便向皇宫疾驰而去。
“喂!叶修!你搞什么!”蓝河想要挣扎,却被抱得更紧,“放开!你……唔!”
猝不及防,叶修低下了头,吻住了蓝河的唇。
“唔唔……”好在时间不长,蓝河得以解脱,却已被挑逗得情难自已了。他瞪了叶修一眼,落在对方眼里却成了赤裸裸的挑逗,于是又是一番亲吻。
“现在安静了吧?”
“哼……”蓝河伸出手,揽住叶修的脖子,凑近,飞快地在他脸上印下一吻。
“嗯~”叶修享受地眯了眯眼,“小蓝别那么害羞嘛,反正更害羞的事情也已经……呃。”话没说完,胸口又重重挨了一掌。
“……闭嘴。”
“遵命,皇后大人~”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