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凤修

家教主骸纲,里纲
全职主叶蓝,all叶,其他全职cp均可接受←除蓝叶

【all叶】荆棘鸟·全

太棒了,最后差点看哭

竹里婆娑:

黑子白kuroku:



混更,之前TiAmo本子里的文,死皮赖脸之下雀仔终于让我发上来混更咯。




 
 




难得写个正儿八经的东西。




 
 




————以下放文————




 
 




  荆棘鸟一生都在寻找一棵荆棘树,当它如愿以偿时就会把自己扎进那最尖最长的荆棘里,流着血和泪,唱完他生命中唯一一首歌。

   曲终身死,只留给后人无解的谜团。




 
 




                        




 
 




  邱非踏入荣耀学院的时候刚刚16岁。




 
 




  十分年轻,但作为一个进入荣耀学院的新生来说,他的年纪已经严重超标了。




 
 




  荣耀学院z国分部,隶属于联合国特殊研究室,在整个z国范围内搜寻有特殊力量的孩子。

  

  人类的基因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总有一些人天生的身体素质,机能就和别人不一样。

  

  就比如有些人,只要稍加培训就可以成为十分强大的特种兵,有些人天生智商超群,也有些人甚至可以做到反物理规律的事。




 
 




  z国的政府在每一位公民刚出生以后就会进行基因探查,基因在优等方面有所差异的话就会被立即送进荣耀学院。




 
 




  邱非是个异类,他在出生的时候似乎正随父母在边境逃亡,他们卷入了边境的战争。




 
 




   之后邱非被送进孤儿院,一直到16岁生日时邱非忽然晕倒,经过医院检查发现,他优异的基因因为孤儿院营养无法满足这才会导致邱非晕倒。




 
 




  医院将邱非的情况报告了上去,很快上面就来了人把邱非带到了荣耀学院。




 
 




  对很多普通人来说进入荣耀学院是莫大的幸事。




 
 




  能为国家服务,有整个联合国做靠山,超然的地位,神奇的能力……




 
 




  然而邱非却感到不安。




 
 




  荣耀学院被围在高高的黑色围墙里面,隐约可以看到内部高耸的建筑。




 
 




   学院大门的哨塔上端放着两架加特林,黑色的枪口安静的瞄准着进进出出的每一个人。




 
 




  邱非可以清晰的看到黑色围墙上的一个个洞眼,总觉得里面会伸出一把把杀伤力极大的枪械。




 
 




  “你们每一个人都是世界的财富。”




 
 




  邱非的接待员吴雪峰这么说道:“也有很多心怀不轨的人觊觎你们的能力,所以学院很注重安保措施。”

  

  “你们的行动都会受到严密的控制,学院必须确保你们每一个人的安全。”




 
 




  邱非咬了咬唇:“怎么感觉……像囚犯。”




 
 




  “你最好不要这么想。”吴雪峰是一个成熟的体格健壮的男性,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他察觉得出邱非的不安,正努力的安抚他:“你们和寻常人不同,学院只是为你们提供了一个只有彼此的家,在这里你会过得很愉快。”




 
 




  吴雪峰带着邱非进入了学院,学院的建筑是英伦风格的,也不知是不是今天阴冷的天气所致,整个学院色调冷暗,空气中飘着薄雾。




 
 




  就像是十九世纪笼罩在恐惧下的雾都。




 
 




  “今天是学院的封闭日,所有的孩子都待在自己的宿舍里。平时还是很热闹的。”




 
 




  吴雪峰拍了拍邱非的肩,把他带到一栋宿舍楼前,大楼门口有一个抱着数字的石雕恶魔。




 
 




  上面刻着07。




 
 




  “你的宿舍在5楼,516。你的室友叫宋奇英,是个不错的小伙子。能自己上去吗?”




 
 




  “可以。”邱非点了点头:“……你好像很急的样子。”




 
 




  吴雪峰愣了愣,哑然失笑,自己猴急的样子连小孩都能看出来吗?




 
 




  “对啊,我有重要的事。”




 
 




  




 
 




  今天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个重要的日子。




 
 




  因为今天,叶修在被冰封整整十年后,学院高层终于同意他解冻了。




 
 




  十年前,叶修是整个荣耀学院最强的学生。




 
 




  那一年原本是叶修,韩文清,苏沐秋等学生毕业的日子,所有人都很高兴。




 
 




  这届毕业生的水准都相当之高,肯定能为政府带来很大的帮助。




 
 




  但是那一年却发生了一件不可言说的恶性事件,一直到现在所有人都还是对这件事讳莫如深。




 
 




  而当时造成的影响也特别大,事件中心的叶修被直接冰冻关置在学院地底的地下研究所。




 
 




  而苏沐秋苏沐橙兄妹被遣送到国外特种兵训练营,韩文清张新杰等人被留校观察。




 
 




  周泽楷戴上射击用护耳,将子弹一颗颗填入弹膛。




 
 




  他没有权限去看叶修解冻的全过程,他不得不待在自己的宿舍里做射击练习。




 
 




  要是周泽楷想知道叶修的情况他也就只能做射击练习。




 
 




  他用了一点小手段,在护耳上装了一个可以连接到地下室研究所,为他直播叶修解冻全过程的无线电。




 
 




  当然这不能被别人发现,所以他只能假装自己做着射击练习,名正言顺的戴上护耳。





 
 




  “3号冻体,解冻中……”




 
 




  短暂的电流声过后,学院中千年不变的人工智能开始了工作。




 
 




  “碰!”




 
 




  第一枪射出,8环。




 
 




  “解冻完毕,全身扫描……”




 
 




  人工智能的平淡的女声掩着枪响清晰的传进周泽楷的耳朵。




 
 




  “碰!”




 
 




  第二枪,10环。




 
 




  “身体状况,良好。”




 
 




  周泽楷微微松了口气。




 
 




  “碰!”

  

  第三枪,9环。




 
 




  “身体机能,退化12%。”




 
 




  “碰!”




 
 




  第四枪,7环。




 
 




 “建议修养期,10天。”




 
 




  “碰!”




 
 




  第五枪,9环。




 
 




  “叶修,欢迎回来。”吴雪峰带着笑意的声音响了起来。




 
 




  “……”




 
 




  周泽楷想象着他所在意的那个人慢慢睁开眼的样子,手不由得微微一颤。




 
 




  “碰!”




 
 




  6环。




 
 




  “……嗯,老冯啊。”




 
 




  久违的声音在无线电另一段响起,周泽楷可以想象叶修的淡笑和准备调戏冯主席时泛着微光的眼睛。




 
 




  “最近……心脏好吗?”




 
 




  “碰!”




 
 




  7环。




 
 




  周泽楷默默放下枪,这只不过是一次荣耀学院年轻枪王大失水准的练习罢了。




 
 






  “快,上船!”




 
 




  “小邱非……离开这里!”




 
 




  “……去……世界。”




 
 




  邱非猛的坐起身,眼前是笼罩在黑暗中的寝室。




 
 




  对面床的宋奇英“啪”打开床头灯,摸了眼镜带上,坐起来看着邱非:“你做噩梦了。”




 
 




  邱非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冷汗:“我想是的。”




 
 




  “喝水吗?”




 
 




  邱非从小就做着这样一个梦,梦里一个男人站在火海中,将他推进一个什么地方,督促着他离开。




 
 




  记得小时候从这个梦里醒来的时间他总是泪流满面。




 
 




  孤儿院的院长说那应该是他早年和父母在前线的记忆。




 
 




  听说他的父母是为了保护他而死的。




 
 




  起床以后宋奇英带着邱非去了学生食堂。




 
 




  “你应该多摄入点糖分。”宋奇英把一盘淡粉色的糊状物体推到邱非面前。




 
 




  “这是什么?”邱非皱了皱眉。




 
 




  “营养餐。”宋奇英喝了一口自己被子里灰色的液体:“这可能和你以前在学院外面吃的食物长得不一样,但是这些经过提炼的营养餐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我们体内基因所需要的营养。”




 
 




  “看得出你营养不良。”宋奇英又补了一句。




 
 




  邱非低头挖了一勺粉色的糊糊吃:“这味道……像水蜜桃味的QQ糖。”




 
 




  “QQ糖是什么?”




 
 




  宋奇英的提问让邱非愣了愣,看对方的表情不像开玩笑,而且据邱非判断眼前这家伙也不会开玩笑。




 
 




  “我刚出生没多久就被送进了学院。”宋奇英解释了一句。




 
 




  “嘿,小伙子们。”




 
 




  一个慵懒的声音飘了过来,叶修单手拿着托盘拖拖沓沓的走了过来。




 
 




  “叶修前辈?!”




 
 




  “别那么一副惊讶的样子,十年不见小宋长大了啊。”




 
 




  邱非有些讶异的看着眼前似乎和他们同龄却用着长辈语气的男人。




 
 




  “这小朋友是谁?小宋介绍一下。”叶修很自然的把托盘往宋奇英身边一放。




 
 




  “这是邱非,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才刚刚入学。”




 
 




  叶修把邱非提溜起来,这里那里都摸了一把:“这小子基因不错啊,跟哥学打架吧。”




 
 




  “前辈,”宋奇英终于忍不住了:“您现在到底是……”




 
 




  “我啊,我现在可是你们的同学啊,怎么样?哥现在可是荣耀学院历史上最牛掰的留级生,还不快点过来跪舔?”




 
 




  叶修靠着邱非正得意呢,整个食堂就被一个低音炮贯穿了。




 
 




  “叶修——!”




 
 




  嘈杂的食堂一下变得安静下来,黑着脸的导师韩文清大步流星的横穿食堂走到了叶修他们身前。




 
 




  被迫留校以后韩文清张新杰等人都成为了学院的教师。




 
 




  “老师。”宋奇英连忙站了起来。




 
 




  “嗯。”韩文清点头示意了一下后,一把揪起了叶修的衣领:“你不在病房里好好呆着到这里来干什么?”

  “你知道你突然失踪了引起了多大影响吗?这么大人了做事就不能过过脑子?”




 
 




  叶修的身体在被冰冻的十年中几乎没有过成长,相比起各方面都已经成熟且身材健壮的韩文清来说显得十分青涩。




 
 




  两人对峙的场面也像是长辈在教训孩子一样。




 
 




  叶修勾着嘴角,一脸闲散的抬手摸了摸韩文清的脸:“别激动老韩,哥就是想到处看看,十年没用过眼睛了……再说了,我再怎么也离不开这个地方啊。”




 
 




  韩文清忽然敛了敛眼中的精芒,拖着叶修走出了食堂:“跟我回去,你还需要修养。”




 
 




  叶修被韩文清一路拖出食堂,走到半路的时候叶修又出声了。




 
 




  “哎哎,老韩咱们绕道去看看小肖呗。”




 
 




  韩文清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叶修一眼:“走。”




 
 




  肖时钦是机械专精的学员,和普通学员不同,他们更加珍贵而脆弱。




 
 




  机械部的学员统一住在学院西北角上的砖石高楼里,高楼前的装饰也与其他宿舍楼不同。




 
 




  两只石雕恶魔分别趴在门口的石柱上,背上担着刻着“机械”的石牌。




 
 




  叶修走过去,学院AI平淡的电子女声适时响起:“没有访问权限,拒绝该学员入内。”

  

  “咦,老韩它嫌弃我。”




 
 




  韩文清没搭腔,径直走过去,用自己的教师卡在大门上刷了一下。




 
 




  “没有访问权限。”




 
 




  韩文清皱了皱眉,记得几个月前他还是可以畅通无阻的进入机械部宿舍的。




 
 




  “也是,”叶修走到韩文清身边勾住他的肩膀:“学院要是再敢让我们和机械部的人沟通,他就是傻×。”




 
 




  韩文清点了下头,然后一把揪了叶修的胳膊往外走:“你给我回病房躺好。”




 
 




  




 
 




  学院里有一条长河,一直贯穿整个学院。




 
 




  邱非沿着河流一直走,不知不觉来到了学院的最末端。




 
 




  河流还在延伸,而他则被阻挡在了一堵高大的黑色铁栏门后。




 
 




  “这里是学校最薄弱的地方。”宋奇英忽然出现在邱非身后:“只要弄垮这门,划一艘船,就可以离开这里。”




 
 




  邱非隐约感觉这话中有深意,但不等他多想就被宋奇英拉着离开了。




 
 




  “别乱逛了,要迟到了。”




 
 




  那天之后叶修就真的成了邱非的老师。




 
 




  叶修和邱非站在训练场里。




 
 




  “你的身体素质和我当年相似度很高。试试这个。”




 
 




  叶修说着就把一杆战矛扔给了邱非。




 
 




  邱非结果战矛,一个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有什么东西想要喷薄而出一样。




 
 




  叶修看着邱非周身转瞬即逝的无色炫纹,心下点了点头,身体素质和天赋还是一样棒啊。




 
 




  简单的训练结束后,叶修站在训练场里目送邱非离去,自己慢吞吞给点上了根烟。




 
 




  烟草在荣耀学院也是奢侈品。




 
 




  “那边的还想看到什么时候?”




 
 




  良久的沉默后,周泽楷才从训练室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前辈。”




 
 




  “你是谁?”




 
 




  “周泽楷。”




 
 




  叶修想了想:“哦,哥知道你,现在的学院第一人嘛。很厉害呀,来找我干嘛?”




 
 




  周泽楷拿出一张任务调派单递给叶修:“任务,我和前辈。”




 
 




  叶修接过一看,是个调派他和周泽楷去杀一名高官的任务,原因不详。




 
 




  签署人是冯宪君。




 
 




  “我知道了。”叶修把单子收了起来:“常听老冯说起你,说你有天赋,还很谦虚。这些年狠努力吧?”




 
 




  想和你站在一样的高度,看一样的风景。




 
 




  周泽楷低了一下头,不动声色的脸红了。




 
 




  当年叶修斗神之名响彻整个学院,意气风发的少年让当时刚入学院的周泽楷移不开目光。




 
 




  一直到后来叶修被冰冻,周泽楷突然涌上心头的黯然神伤,这才明白那种感情叫迷恋。




 
 




  “真不敢相信你还敢让叶修出任务。”




 
 




  陶轩坐在校长室的沙发上,两腿交叠,带着点嘲弄的意味质问着冯宪君。




 
 




  “而且以他被冰冻十年后的力量……一定大不如前了吧,现在的斗神是孙翔。”




 
 




  “所以我选择了让他和周泽楷一起行动,叶修还有着很大的价值。”




 
 




  冯宪君坐在办公桌后,神情阴翳,校方的大部分高层都知道冯宪君心脏最近一直不太好,退位什么的似乎很快就要到来。




 
 




  最可能上位的陶轩最近是越发猖狂了起来。




 
 




  “希望你别后悔,冯校长。”




 
 




  “要让周泽楷介入这件事?”王杰希提出质疑。




 
 




  “我反对!周泽楷他是冯校长一手提拔上来的,心里肯定向着校董事会!我们拉他进来根本就是引狼入室啊!我反对我反对!而且我们要他何用啊,你说是不是队长?!”




 
 




  黄少天叽里呱啦的表示抗议。




 
 




  “少天,我们之中全被取消了进入机械部的资格,必须引进新鲜血液来替我们和肖时钦他们联络。”




 
 




  喻文州客观的分析了一下当前局势。




 
 




  “但是……”黄少天还想争辩几句。




 
 




  韩文清拍了桌子:“一切取决于叶修。”




 
 




  

  出学院的唯一方法就是出任务。




 
 




  周泽楷和叶修离开学院前带上了装有学院智能AI的腕表。




 
 




  “目的地已到达。”




 
 




  两人来到一个宅院时,平淡的电子女声适时响起。




 
 




  “咔嚓”叶修伸过手,把周泽楷的腕表关了:“他太烦,会暴露我们的。”




 
 




  “嗯。”




 
 




   “按情报说,目标会在下午三点乘车回到宅院,我们还有半个小时时间。”




 
 




  叶修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了:“来,小周坐。我们正好聊聊。”




 
 




  “好。”




 
 




  周泽楷第一次知道原来任务时,腕表也是可以关掉的。




 
 




  记得第一次出任务时他的导师就告诫过他,绝对不能违背腕表的指示行动,不然会导致腕表自爆,炸得使用者尸骨无存。




 
 




  “说起来我这把骨头被冻了十年还真是吃不消啊。一会儿动起手来小周你多担待啊。”

  

  “交给我。”周泽楷很认真的点点头。




 
 




  叶修见状笑了笑:“小周还真是个好孩子啊。”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




 
 




  “小周想过除了出任务以外可以离开学院的方法吗?”




 
 




  “那条河…”说着周泽楷连忙摇了摇头:“不行。”




 
 




  “为什么不行?”叶修目光灼灼的看向周泽楷:“小周想看外面的世界吗?十年前,我也幻想过啊,可以看看很有名的意大利米兰大教堂,尝尝土耳其的冰激凌……手上也没这个该死的玩意儿。”




 
 




  “我……”周泽楷沉默了一下:“想去日本新宿御苑,看樱花。”




 
 




  “那一定很美……”叶修眯了眯眼睛:“来了。”




 
 




  




 
 




  在开启腕表确认目标死亡前,周泽楷和叶修飞快的交换了一个短促的,互带目的性的吻。




 
 




  就象征着某个契约的达成。




 
 




  他想和眼前这个人,有一天能一起去新宿御苑看樱花。




 
 




  “小周拿着这个。”叶修飞快的塞给周泽楷一颗药丸。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东西,他可以将你剩下寿命的力量无限压缩到短短六个小时,使用者本身越强,效果就越强。期间你会拥有超神般的力量,但六小时后必死无疑。”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这玩意儿,张新杰大大出品。”




 
 




  既然决定了,那就要做好拿自己性命来赌的准备。




 
 




  果不其然,周泽楷并不在校方高层防备的范围内。




 
 




  他们和机械部的肖时钦等人成功接上了头。




 
 




  “很幸运,校方十年前回收了Libra后没有将他销毁,而是放回了机械部的仓库。”




 
 




  解读了周泽楷带回来的密码后,王杰希说出了个让人喜上眉梢的消息。




 
 




  “感谢老冯吧,”叶修拿了纸笔飞快的写下一连串暗语:“也要告诉机械部的人要加快改造Libra的速度,那个能为我们瞒天过海的人活不长了。”




 
 




  “冯校长?”周泽楷迟疑的问道。




 
 




  “很不幸,是的。”




 
 




  叶修这么说,并不是空穴来风。

 

  今天是十年级学生外出实践的日子,而邱非却被剔除在名单之外。




 
 




  明面上的理由是,实力尚未成熟,怕外出有危险。




 
 




  只有叶修自己知道邱非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标准,邱非自己对此却没什么所谓。




 
 




  感到不对劲的叶修来到了冯宪君的办公室,却看到了陶轩。




 
 




  “冯校长人呢?”




 
 




  “我想在陷在校董事会的质问中脱不开身吧。”陶轩两腿搁在校长的办公桌上,手中的手杖有一下没一下的轻磕着桌面。




 
 




  “是你害了他啊叶修。”




 
 




  “所以邱非的事是你做的?”叶修淡然的避过了陶轩语言里的陷阱。




 
 




  陶轩状似无辜的耸耸肩:“应该说是你的错啊,要不是那孩子的老师是你。”




 
 




  “所以邱非也被你们戒备了咯?”




 
 




  “叶修,”陶轩的手杖忽然戳在了叶修身上:“你为什么不和你的那些朋友们老老实实的接受校方给予你们的恩惠呢?要不是你十年前的过错,苏沐秋兄妹也不会被送到那种地方去,韩文清张新杰等人早就可以离开学院为政府做贡献,还很有可能在任务期间得空看看你们想看的景色。而现在他们却只能被困在学院里求生存!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你也知道是被困。”叶修一把握住了那把用昂贵木材制作的手杖,“咔嚓”一下将它折断:“我就是要这该死的一切都结束,你们永远也困不住想要自由的本能。我们,是异于常人的存在,我们也不可能表现出你们想要看到的奴性。”




 
 




  “我没有过错。”




 
 




  一直到叶修走出校长室,才听到陶轩气极的怒斥:“你以为冯宪君还能护你们多久?!他也离死不远了!”




 
 




  周泽楷和叶修单独出去执行任务的事,终于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狠狠的刺激了校董事会的神经。




 
 




  在他们眼里,叶修将永远是一个充满利益的危险品。




 
 




  冯宪君好不容易从校董事会的质问下脱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坐下的时候习惯性的按了下胸口,进来那种窒息般的刺痛感越发严重。




 
 




  “药呢?”




 
 




  随身携带的药已吃完,冯宪君打开抽屉,原本放药的位置空空如也。




 
 




  “…怎么回事?”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脏上的束缚感越来越强烈。




 
 




  挣扎间,冯宪君够到了桌边的警报铃。




 
 




  冯宪君用尽全身力气往铃上一砸……恐怖的沉默席卷了他。




 
 




  冯校长因心脏病猝死在自己办公室的消息不胫而走。




 
 




  这充满可疑感的事件并没有引起校董事会的注意,简单的葬礼后就传出了陶轩将接任校长之位的消息。




 
 




  后天就职。




 
 




  “看样子计划要提前了。”




 
 




  叶修回头望了一眼屋子里整装待发的友人们,漫不经心的笑了笑。




 
 




  韩文清没说什么,深深的看了叶修一眼后和张新杰一起走了出去。




 
 




  “希望这次不要再十年后见。”




 
 




  “老叶老叶那我和队长也去了你自己要保重啊……我们说好了在外面的世界见面说。”黄少天还想再说什么,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肩:“走了,少天。”




 
 




  王杰希走过来,用力抱了一下叶修,往他手里塞了块牌子,那是登上Libra的信物。




 
 




  “拿着,没准会用上。”




 
 




  Libra是一艘机械部私底下合力研发的舰船。




 
 




  王杰希和肖时钦一起将船体送入河道,与此同时黄少天等人带着一大群五六岁的孩子来了。




 
 




  黄少天手上还抱着两个孩子:“他们都是刚刚进学院的,老叶说最重要的就是先把他们送出去。他们都还有未来!”




 
 




  “少废话快上船。”王杰希一把把黄少天推进了船舱。




 
 




  “别忘了那些年轻的孩子,他们应该比谁都有资格享受自由!!”黄少天又从船舱里跑出来,朝宿舍楼去了。




 
 




  你自己也是个年轻人啊。




 
 




  肖时钦拍了拍王杰希的肩:“放心吧,船里装的下。”




 
 




  这时候远处传来巨大的爆炸声,那到铁栏门显然已经被炸掉了。




 
 




  早在黄少天等人冲进学生宿舍带走一批批孩子的时候,学院的智能AI就已经自动发出警报,驱策着镇暴机器人去解决骚动。




 
 




  然而那些机器人则尽数被韩文清张新杰两人堵在仓库门口。




 
 




  “最起码要坚持3个小时05分钟21秒。”




 
 




  “没有问题,这些铁家伙还真是多得过分。”




 
 




  两个人早在一开始就吞下了张新杰研制的药物。




 
 




  邱非是在睡梦中被智能AI刺耳的警报声惊醒的。




 
 




  他和对床的宋奇英对视了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房间门就被撞开。




 
 




  叶修和周泽楷闯了进来。




 
 




  “快走。”叶修一把拽起了邱非,把宋奇英推给周泽楷。




 
 




  “Libra已经开动了,我们要赶过去。”




 
 




  “等等,老师?!”




 
 




  还不等邱非的疑问说出口,叶修就带着他破窗而出。




 
 




  “想去外面的世界吗小邱非?!”




 
 




  “……想。”




 
 




  “很好,那这次就千万别再被带回来了。最起码要带小宋吃一次QQ糖是不是?”




 
 




  转眼间叶修便赶上了Libra,身后的建筑又一次爆炸,让叶修如同置身火海。




 
 




  “老师……叶修!”




 
 




  这种熟悉的场景一下子让邱非像是回到了十年前,那段空白的记忆一般。




 
 




  十年前,18岁的叶修策划了第一次逃亡计划,将年仅6岁的邱非送上了Libra号。




 
 




  然而那一次的计划以失败告终,Libra号被校方击毁回收,大部分出逃的学员被追回。




 
 




  邱非作为硕果仅存的出逃成功的学员丧失了那一部分记忆,在孤儿院院长善意编织的谎言下度过了快乐的十年。




 
 




  只是最后又被重新带回学员罢了。




 
 




  “老师!!!”




 
 




  将邱非宋奇英送上Libra以后,叶修发现周泽楷跟着他一起下来了。




 
 




  “小周你下来干什么?”




 
 




  叶修把王杰希给他的小牌子扔给周泽楷:“你只有22岁,你应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去,追上Libra,把牌子按在船体上就能直接进入船舱。”




 
 




  “那,前辈呢?”




 
 




  “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快走吧小周,趁我生气前。”




 
 




  

  在学院智能AI发出警报后,陶轩没有启动学院里的警备系统,而是一个人来到了智能AI的终端控制室。




 
 




  “使用权限,S。”




 
 




  “是否确认关闭系统终端?”




 
 




  “终端电源已切断,智能AI进入休眠模式。”




 
 




  陶轩关掉了整个学院的智能AI后颓然的坐倒在地。




 
 




  他只是不想看到叶修作出无谓的牺牲。




 
 




  反抗学院,策划出逃,这一切都是在与世界政府作对的找死行为。




 
 




  他不断利用自己的身份给叶修施压,阻挠,打击,暗示,想要让叶修放弃这个疯狂的念头。




 
 




  但是哪怕是冯宪君的死亡也已经没有撼动叶修分毫。




 
 




  事到如今,他也只有陪叶修疯下去。




 
 




  现在,无所不能的智能AI再也无法对叶修他们作出威胁。




 
 




  这时候陶轩的通讯器“滴滴”的响起,很快转入了自动接听模式。




 
 




  来自校董事会歇斯底里的质问响彻了整个控制室:“陶轩!发生了什么?!你在干……”




 
 




  陶轩一下掐掉了通讯,无可抑制的苦笑了起来。




 
 




  现在的他,和冯宪君有什么区别?




 
 




  联络陶轩无效后,校董事会使用了权限,打开了地下实验室,将里面各种恐怖的生化试验品放了出来。




 
 




  现在他们的目的已不在于阻止,而在于镇压。




 
 




  死亡的不过是一点不听话的学生罢了




 
 




  周泽楷原本听了叶修的话去追赶Libra,但在跑到一半时发现了周围极具危险性的实验体们。




 
 




  若是让他们追上Libra,后果不堪设想。




 
 




  周泽楷一路追在Libra的后面清理着追上来的实验体,一直到将Libra送出学院高高的城墙。




 
 




  最后,周泽楷站在断裂的城墙边转身面对着铺天盖地的实验体。




 
 




  想起了叶修的话。




 
 




  “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我也有……




 
 




  周泽楷吞下一直放在口袋里的那粒药,爆炸般的力量忽然充满全身。




 
 




  前辈的愿望,我来守护。




 
 




  叶修站在学院最高的塔上望着Libra渐行渐远,脑中飞快的计算着学院整个爆炸的波及范围。




 
 




  “还有三个小时!”




 
 




  叶修对着塔下的喻文州喊到。




 
 




  “按我们埋下的炸弹量估计,三个小时后引爆才不会波及到Libra。”




 
 




  “也就是说只要三个小时内我们不让一个机器人,校董事会私人警卫以及实验体出去就算我们赢是吗?”




 
 




  喻文州回喊道。




 
 




  “对的,文州你药还在吗?”




 
 




  “在。”




 
 




  “来,我们感情深,一口闷!”




 
 




  吴雪峰安抚完船舱里较小的孩子后来到了驾驶室。




 
 




  “顺利的让我感到不安。”




 
 




  控制着前进路线的王杰希回头看了吴雪峰一眼:“这样不好吗?”




 
 




  “不,只是让我简直不敢想象他们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轰隆”的巨响在Libra的后方响起。




 
 




  那些人用血为自由铺就了一条漫漫长路,为他们的未来燃起了一朵最美的烟花。









 
 




   我叫邱非,16岁。




 
 




   我的老师叶修再一次让我逃离了那个地方。




 
 




  外面的世界有接纳我们的普通人类,让我们得已顺利的活下去。




 
 




  整个世界开始通缉我们,王杰希前辈说,至少我们自由了。




 
 




  黄少天前辈是后来被王前辈打晕拖上船的,他醒来以后哭得像个孩子。




 
 




  吴雪峰前辈安慰我说,叶修就像是荆棘鸟,一生都在寻找可以让他倾尽一切的东西。




 
 




  最后他选择了自由的荆棘,死得其所。




 
 




  之后的日子会充斥着纷争,流血,死亡,战争以及革命。




 
 




  每一次的革命都会是星火燎原,已经有人为我们打破了最令人却步的牢笼,那么我们没有理由做不到。




 
 




  终有一天我们会重新获得属于我们的平等权,法制权,自由权。不被束缚的在这个星球上活下去。




 
 




  人人生而平等。




 
 




  end





















 
 




这份是完全没有改动过得初稿,和本子放得不一样。

因为之前过稿的时候校对君说说教意味太重了。

当时是真不想改来着,毕竟我任性【不

只是觉得这篇文的初衷就只有两个词:自由和追求。并没有偏向情爱风月的意图。

我一直觉得叶修就是那种为了梦想可以把自己燃烧殆尽,愿意死得其所的男人。他身上的光芒比谁都要耀眼。

和叶修有着相同信念的其他人,或是你我,又怎能不爱他。




 


评论

热度(594)

  1. zzfhqsm竹里婆娑 转载了此文字
  2. 咪咪猫竹里婆娑 转载了此文字
  3. juvenile竹里婆娑 转载了此文字
  4. 兰凤修竹里婆娑 转载了此文字
    太棒了,最后差点看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