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凤修

家教主骸纲,里纲
全职主叶蓝,all叶,其他全职cp均可接受←除蓝叶

有没有不用图片不用微博不用不老歌在lof发车的方法
以及这篇只是我自己的脑洞,瞎写,ABO(写到一半才想起来,然后又忘记了),生子(还没生,不过怀了),雷者慎入
以后有空大概会修改吧(不存在的)

改图
日向:我喜欢你
狛枝:blablablabla……
(日向内心os:就你有张嘴整天叭叭叭)
个人认为可以说是十分形象了

【狛日】check

#我终于把魔爪伸向了狛日(沉痛地)#
#第一次写,感觉完全写不出狛哥和创妹原本的样子了,我可能需要重刷弹丸2(躺平)#
#ooc预警,狛哥有点过分(其实好像并没有……)#


“嗯……”狛枝打量了一下身前一排人。简直就像待宰的羔羊呢,他恶劣地想着。
视线向下一晃,他就知道了谁会成为他的“羔羊”,于是向那人勾了勾手指。
“你跟我走。”
“我、我吗!”被点到的那人唰地一下站了起来,看起来有些紧张。
“是——啊——”狛枝拖长了语调,拉住那人的手腕就把他拽进房间,之后还有很多事要做,他不想在这个人身上花费太多的时间。
“唔,你好,我叫日向创,我是——”一瞬间的愣神后,那人开始自我介绍,然而刚开了个头,又被人打断。
“狛枝凪斗,”狛枝指指自己,又指向房间里为数不多的摆设之一,“外套脱了,躺到床上去。”
“啊?!……哦,哦。”话题转得太快,日向一时不知道如何应答,只好脱掉自己的外套,乖乖地躺在床上,看似平静,但不知道该放在何处的双手却出卖了他。他用余光去看狛枝,那人嘴里说着“啊啊瓶盖这么紧完全打不开嘛我还真是不幸啊”,手上正在试图打开一瓶液体状的东西。日向盯着狛枝的脸,心中开始胡思乱想:这人真是长得好看,声音也很好听,就算态度稍显冷淡,也难以让人对他产生不好的印象。他……
“呃……!!”思路被打断,日向这才发现狛枝将手伸进了他的衬衣下摆,并毫不留情地将其推到了胸口处,把日向平坦的小腹暴露在空气中。
“诶?身材意外地好呢,日向君。”带点调笑的语气感觉更容易接近了呢!日向突然有点佩服自己这种时候了还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说到底两人大约也只会见这一次面自己还浮想联翩是闹哪样啊!
“……你有在听我讲话吗日向君?”冰凉的触感把日向再次从想象中拉了出来,原来是狛枝直接把一种黏糊糊的油状物倒在了他裸露的皮肤上,“那就请日向君自己做吧!”
“啊?做什么啊……”日向茫然地问道。
“诶?原来你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吗?这么显而易见的步骤都不知道?”不知道是自己缺乏常识还是狛枝演技太好,反正日向觉得他看起来是真的挺惊讶的。
“狛枝……我可以这么叫你吗?”在得到对方肯首后日向有些恼羞成怒地说道:“我当然是第一次……怎么说,这种事也不会经常做吧!倒是狛枝你应该很有经验……”
“那就没办法了呢,”狛枝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手指带着那些油在日向的身上游走,像是画画一般,把他身前弄得一团糟,感到很痒的日向还没来得及抓住那只作乱的手,就被一个硬物顶住了,他抬头,看见狛枝对他露出了笑容。
“那我们直接开始吧?”

“呃!好痛!!”狛枝每一次动作,每一次用力,随之而来的都是难耐的疼痛以及细微的酥麻感,日向有点想挣扎,却迫于狛枝的命令不敢乱动,只好抓紧身下的床单,“狛枝……轻、轻一点……!!”
“轻不了呀,”狛枝并不理会他的请求,只轻飘飘地甩给他一句“放心吧,没出血,只是可能会有点发炎而已”之后就继续自顾自地动作着。
“嘶——”日向疼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偏偏那人在这种时候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说着无关紧要的事,他不回答,又怕惹恼了狛枝而受到更过分的对待。
“我看你年纪轻轻,怎么就来做这个?”
“……”因为疼痛,日向一时没有接上话。
“呐,告诉我吧,日向君?”狛枝加重了力道,却放慢了速度,仿佛故意要折磨日向似的。
“……是,是工作啦,工作!”日向皱着眉回答道,“……求你,狛枝,轻……疼!!”
“不要摆出那副表情,好像我欺负了你似的……”
“难道不是吗?!”
“怎么可能,我对欺负日向君这种……唔,总之是完全没有兴趣,因为毫无成为战胜绝望的希望的可能性呢!”
“不要用这么轻快的语气说那么过分的话啊喂!”日向感觉自己头上因为疼痛而趴下去的呆毛都要炸起来了,他努力把视线集中在狛枝漂亮的眼睛上,“你说得不对哦……因为如果是那样的话……那现在你的眼里为什么会有可以称之为‘认真’的东西啊!”
“……”狛枝没了笑容,飞快地眨了眨眼,那双眼睛里就像蒙上一层雾,什么也看不清了。他没接日向的话,只是动作不停,轻轻地对他说道:“……就快结束了。”之后便再无言语。

当一切结束以后,狛枝并没帮忙清理日向被弄得黏糊糊的、乱七八糟的衬衫和身体,只是将几张卫生纸随意地扔给他:“自己擦干净,然后就走吧。”
“狛枝……”日向觉得自己大约是惹他生气了,只好自己默默清理,期间两人一直没有交流,气氛也愈发沉重。
“那……我走了。”日向下了床,对狛枝说了一声,就向门口走去,那人坐在床边舒适的电脑椅上,只留给他一个侧影,日向在心中苦笑道,好不容易遇见一个似乎是一见钟情的对象,还是在这种情形下,自己大概才是真的不幸吧。
“日向君。”在他将手放在门把上时,狛枝好听的声音突然在他背后响起,日向没有回头,只默默停下开门的动作,等待狛枝的下文。


























“别再来做胃肠彩超了,快点好起来吧。”他听见狛枝这样说道。

END
(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句,禁止殴打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