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凤修

家教主骸纲,里纲
全职主叶蓝,all叶,其他全职cp均可接受←除蓝叶

补档

【费米】古堡的补档,不老歌好像打不开了,只能看图片版了,要是再不行……我就加几张图看能不能行吧……

图片也不行,我专门去弄了个微博,应该可以了吧……

保险起见,链接走评论


【费米】escape

#晚了几分钟我还是切腹自尽吧……#
#还有好几个脑洞,会陆陆续续写的,实在是很久没写过费米了试图找回感觉,还请见谅qwq#
#假装还是生贺#

“啊哈,米迦君,你好呀!”米迦一醒来,就看见一张俊美的脸凑在自己面前,他冷漠地推开那人,把因为熟睡而露出的翅膀收好,下床对着镜子开始整理衣物。
“好冷淡啊小米迦——”那人不依不饶地缠上来,甚至还得寸进尺地抱住了米迦的腰,“今天可是我生日诶,我特意跑来找你……”
“你还知道今天是你生日?!你知不知道每年这个日子天界派出多少天使找你?!”米迦忍无可忍,想拨开那人的手,却被反制住摁在镜子上,“放手……!”
“不放,”那人充分发挥了戏精的本质,把头埋在米迦的肩膀上装可怜,“我也知道好多人找我,所以才来找米迦保护我啊。”
“费、里、德,给我放手。”
“……”费里德·见好就收·巴特利立刻放开了米迦,还“贴心”地帮他整理了被自己弄皱的衣服。
米迦一脸冷漠地转过来,满脑子都是“我是谁我在哪他为什么是我的恋人”,十分痛心疾首地开口:“你既然知道,为什么每次过生日还要搞事情??”
是了,作为魔界的吸血鬼首领,费里德一般来说会好好待在魔界——虽然一般的事务都是他的弟弟克罗里在完成——自从跟天族签订了条约后,费里德行事也不算出格,偶尔的变态行为大家已经习以为常可以直接无视掉了,但是!每年的万圣节这天,也就是费里德生日这天,他就总喜欢搞一些事情。在连续n年把魔界弄得鸡飞狗跳之后,一直任劳任怨的弟弟君终于和手下合谋,在每年万圣节这天把费里德打包送到人界请他自己在这边随意,这下可苦了天使们,要知道人界现属于天界掌管,每位天使分管一片区域。说来这位“魔王”也不算越界,只是各种煽风点火偶尔心血来潮吓吓人或是找心仪的猎物加点餐,不过分,但是却会带来诸多麻烦,因此每年这天天界都会加派巡逻人手,务求看住他别让他搞出什么事儿来。
所以说自己是怎么摊上这个麻烦的?米迦试图回忆自己和费里德是怎么从“仇人”发展为“秘密恋人”的,但自家那煞风景的恋人却直接一个公主抱就成功地把米迦从回忆里拉了出来,并让他更加炸毛。
“你做什么?!”
“啊哈——你们那边的人追过来了,我们要逃了,准备好了吗我的小米迦?”费里德横抱着恋人,站在窗框上跃跃欲试道。
“不……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一起逃了啊???喂你放我下来!费里德!!”
完全忘了自己是天使可以飞呢米迦君,被费里德吃得死死的呢。

#好短!!!有机会再写他们成为恋人的故事吧❤#

晚了一点点不过没关系!贺文晚点发wwww(其实是还没写完bu)
祝费里德大人生日快乐!
私心占个tag

我不管,我就当tx爸爸站费米了

强行占tag实在是抱歉,过几天给费娘庆生我一定会尽力产出的qwq

以及我就服我自己这口奶

【费米】诱惑之红

#说今天更就今天更,再不更我就没脸再混了(……)#
#参加了费米跨年大放送的活动,我写了两篇,还有一篇个人感觉车开的不行所以想看的小伙伴们就去微博看吧!链接我会放在末尾的!顺便一提大家都超级棒啊啊啊(我空记不住我积极.jpg)!!!#
#现代paro,背后不用注意#
#对不起各位,之前我没看到分段不对,我……我已经改了QAQ给看文的大家添麻烦了(鞠躬)#

视线顺着华美的服饰再往上,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精致的银色面具,白色的羽毛高高扬起,仿佛在彰显着主人的傲慢与高贵。然而那人却并不难以接近,甚至有些浪荡的味道在里头,年幼的米迦拉着年轻养母的袖角,躲在她的身后,藏在面具下的一双眼睛却偷偷打量着那人,从露出来的下半张脸来看,那应该是个年轻美丽的男子——尽管用“美丽”来形容一个男人有些不妥,但那人实在生得妖冶,不少浓妆艳抹的女子也不及他诱惑——银色的长发用一条纯黑的发带束在脑后,与他身上黑色的礼服相得益彰。许是大厅的灯光太刺眼,那人的一双眼睛隐藏在面具之后,竟是让人看不太真切。 
“打个招呼。”养母拍了拍米迦的头示意他不要害怕,米迦便依言上前一步,看了看那人高大的身影,怯生生地说了一句:“先生好。”
然后他便见那人俯下身来,揉了揉他的头发,用一种略带轻佻的夸张语气说:“真是个好孩子。” 
米迦皱了皱眉,不着痕迹地往养母身边靠了靠,在视线交错的一瞬间,米迦确认自己看到了那人的眼睛——一双冰冷的,却又带着他看不懂的欲望的红瞳。 
——那深沉的颜色,仿佛在诱人探索。  

“确定要以这个为结业目标吗,‘天使’?”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十分为难地看着手中的单子,以一副想哭但是哭不出来的表情作最后的挣扎,“……您确定不考虑换一个吗?这可是——” 
“你已经耽搁了我两分钟的时间,在此期间可能会有太多的变数发生,而你依旧在拖延,”被称为‘天使’的年轻人冷着脸看了看手表,“我现在开始质疑你是否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了。” 
“……”工作人员立刻闭了嘴,眼前这位小祖宗虽然看着很年轻而且尚未结业,但手段着实不少,在“学校”里的成绩也是顶尖的,再加上还是会长的心头肉,实在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他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签发了年轻人的申请单,望着那人远去的背影,觉得自己命不久矣——天知道这位小祖宗会选择那对传说中的红水晶耳坠“bloody eyes”作为从“学校”毕业的结业考核,这可是一年一度事关黑白两道的重量级拍卖会啊,危险系数简直和平时的小打小闹不在一个档次上,就算他身手不凡,又岂会是轻易偷得到的?而且还专门挑了会长不在的时候,想必是知道这件事会长必然不会同意。工作人员越想越悲愤,最终还是迅速将这件事上报,十分钟后,远在大洋另一端的会长大人接到了属下的一通电话。 
“……他不要命了!”“T(thief)”的会长,米迦的养母,美丽的克鲁鲁·采佩西女士此时正咬牙切齿,几乎要把手机捏变形,“拍卖会是什么时候,在哪里举行?” 
“是……一小时之后,在国贸大厦地下三层。”尽管受到了惊吓,对面的人还是迅速报出了时间地点,显然是早有准备,“本来前几天有个关于这场拍卖会的单子,但是我考虑到太危险,就让人推了,谁……谁知道……”话到最后,那位负责任务接管和各类情报的副会长已经想哭了,这母子两个要是为此闹别扭了,夹在中间难受的还不是他们这些人,这算个什么事啊! 
“……罢了,现在想必他已经进去了,这些拍品在出场前一向保管得极为严密,以他的身手,只能在东西被拍下后到客人来领取之间的时间里下手,”失态只是暂时的,克鲁鲁迅速恢复了冷静,开始分析起来,“你派人去那边盯着,伺机行事,务必不要让他落进别人手里,我马上启程回来。” 
“是!” 
克鲁鲁所料不错,代号“天使”的米迦虽然在“学校”是数一数二的好手,但毕竟年轻,这还是他第一次实战,在没有目标精确位置的情况下,不能盲目寻找,只能等待机会。来之前,他看过国贸大厦地下层的结构图,知晓了从会场到藏品室的路线,顺便了解了守卫和摄像头分布——每条路上至少有两个摄像头,拐弯处的死角至少有一个摄像头;而藏品室是没有门卫的,但那里的门有着全世界最顶尖的防卫系统——很可惜的是,除了寥寥几个人,再没有别人知道这套防御系统是出自克鲁鲁之手——因此所谓全世界最顶尖的防卫系统,对米迦而言根本就是形同虚设。而在藏品室门口右上方,有一个堪堪容纳一人大小的通风管道,成为了米迦的藏身之所,他穿着一身大红镶金边的旗袍,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借着这标准的礼仪小姐的行头混进来,趴在通风管道里,通过窗口的缝隙观察外面的情况。 
大约十五分钟后,远处传来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哒哒声,米迦顿时警觉起来,透过缝隙看去,一位礼仪小姐在两位保镖的护送下,托着一个托盘,缓缓走进了藏品室,而托盘之上,正是米迦的目标物品!他深呼吸了几下,让自己激动的心情平静下来,更加小心谨慎地等待着,一直等到那几人出来,走到脚步声都听不见的地方了,他这才从领口摸出一个小玩意儿,折腾几下,就入侵了监控系统,替换了藏品室门口的画面,确认无误后,这才翻身出了通风管道。落地的一瞬间,米迦脚尖轻点,卸了冲力,高跟鞋落在地上竟是没发出一点声响。
他轻巧地落到门前,十指翻飞,一分钟不到便破解了大门的防御系统,“滴”的一声,大门向两边开去,露出藏品室内部的情况。 
屋子里的情况叫米迦当场死机愣在了门口——想象中空无一人的藏品室此时正站着不下五个人,中央的桌子旁围着两个人,想必是买主和工作人员了,在米迦开门的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目光都转了过来,聚集在他身上,看到那位工作人员在他开门的一瞬间变了脸色,理智告诉他应该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转身就跑,这样也许还有一丝逃脱的机会。但在看到那位“买主”的时候,他却像是脚生了根似的,定在原地动也不动,就这样和那人对视着。 
熟悉的银发,熟悉的披风,熟悉的脸庞,唯一不同的,也许是那张脸上不再有平时的笑容,而是染上了些许错愕的神色。而那人反应也极快,迅速又换上一副轻佻的笑容,在那工作人员开口之前上前几步,狠狠地将米迦按进了他的怀中,口中调笑道:“啊哈,百夜小姐可是等不及了?放心吧,我待你皆是真心,这里的管事也是通情达理的人,定不会阻拦你我二人。”说着,他就着这个姿势侧过身,眼角暧昧地向上挑了挑:“在下对贵公司这位小姐一见倾心,不知管事是否肯忍痛割爱,将她让与我呢?” 
“您这是什么话,喜欢就带走好了,”一听说是眼前这位看上的人,管事立马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容,显然对客人这种行为见怪不怪了,将包装好的拍品递给站在身边的红衣人,管事亲自领着他们向外走去。 
“费里德……”被打横抱起的米迦在他怀中轻轻唤了一声,却没能得到回应,反而腰上被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惹得米迦一阵颤抖,没再敢出声,只好双手紧紧抓住费里德的衣服,将脸埋在他怀中。 
“祝您有一个愉快的周末。”到了门口,管事的目光从米迦身上扫过,会意地笑了笑,与费里德一行人告别。车已经停在门口,费里德维持着风度翩翩的笑容指使身后的人:“克罗里,你去开车,其余人自己回去。” 
米迦整个人是被扔进车里的,费里德与他同在后座,也不看他,脸上没了笑容,语气阴沉地吩咐克罗里:“随便逛逛。” 
米迦看见那个被称作克罗里的人从后视镜瞄了他俩一眼,像是有点想笑的表情,却又什么也没说,沉默地发动了车,还“贴心”地升起了前后座之间的挡板。 
这下相当于只剩米迦与费里德两人了,然而一向主动的费里德今天竟然连看也不看身边的人,米迦知道自己大约是惹恼了他,犹豫了一下,靠近那人,拉了拉他的披风,声音中带上了两分讨饶的意味:“费里德……” 
下一秒,米迦整个人就倒在了费里德的腿上,那人的手扼住他的脖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米迦,你若是觉得活的不耐烦了,大可以来找我,我有的是法子让你生不如死,何必给别人添麻烦?” 
“咳咳……”费里德手上劲道不小,大约是动了真火,米迦也不挣扎,一双柔若无骨的手顺着费里德的手臂缠上去,一双蓝眸因窒息而染上水雾,小嘴微张,不停地喘着气,就这么直直地望着费里德。尽管知道这些都是这小家伙在那所谓的“学校”里学到的东西,费里德还是心甘情愿地上钩了,他松开扼着米迦脖子的那只手,用手指挑开旗袍的领扣,顺着领口探了进去,另一只手则撩起了旗袍的裙摆,揉捏着米迦的臀部。这时,米迦突然笑了起来,挣脱费里德的控制,直接翻身跨坐在了他的腿上,与他面对面接吻,双手则不安分地去解费里德的衣服扣子,看上去竟是比对方还要急切。费里德享受了一会,在扣子被解了一半之后突然捉住米迦的双手,用发带捆在背后,迫使他不得不靠在自己身上,这才在他耳边问道:“你要那东西做什么?我记得你还未从你那‘学校’毕业吧?”
“……我今天就毕业,”米迦整个人贴在费里德身上,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犹豫了半晌,才吞吞吐吐地说出真相:“我……我觉得这东西很衬你,你……若是想要,其实不必花这么大价钱……我可以——唔!!!”
“……”费里德没等他说完,就将他按在了前座的椅背上,狠狠咬住了他的嘴唇,将他剩下的话全部堵了回去,双手拉住旗袍的裙摆,用力一撕,那可怜的制服便成了两条破布,露出年轻人大片美好的肌肤,片刻间,车内气氛急剧升温,整个后座春意盎然。

“费里德?什么事?”刚下飞机的克鲁鲁态度非常不好,她还未打电话确认米迦的情况,就接到了这个人的电话。
“想必您现在有些着急,所以擅自替您分忧了,”费里德躺在自家的大床上,看着身边熟睡的米迦,心情极好:“您的‘天使’在我这里,刚才为庆祝他毕业举行了一些活动,现在累了,已经睡下了,等他醒来,我亲自将他送回来,如何?”
“啊哈……电话被挂断了呢……”费里德放下手机,揽过赤裸着的米迦,也闭上了眼,人已经到手了,不关克鲁鲁要如何,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呢~

#主页君的微博链接:http://m.weibo.cn/u/5174789667

[写手三十天挑战]DAY7

原梗来自空间,有改动,侵删
前段时间一直在准备CET4,所以停更了很久(……)抱歉啦!
DAY7   童话
[注:出场角色:费里德·巴特利,百夜米迦尔——《终结的炽天使》;CP:费米]
在某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我们故事的主人公之一,幼年的小白帽,也就是百夜米迦尔,穿着妈妈送给他的白斗篷和白衬衫,打算去看望住在森林里的妈妈。
“要拿一些水果去!”于是他提着一篮水果就出发了。
恰好在这一天,某只不安分的大费狼也在森林里闲逛,于是他们便相遇了。
“你好呀,可爱的小白帽,这样急匆匆地是要去哪里呀?”大费狼摇动着银灰色的尾巴,笑眯眯地问到。
“我要去森林里看妈妈,先生呢?”米迦仰望着面前高大的身影,“先生,你好高呀!”
“啊哈,很久没有遇到像你这么可爱的孩子了呢,”大费狼蹲下来与米迦平视,“我是费里德,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百夜米迦尔!”看着费里德头上一动一动的耳朵,米迦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毛茸茸的,很舒服。
“啊!”费里德下意识地握住那纤细的手腕,力道重了些,引得米迦痛呼一声,可爱的笑脸因为疼痛几乎皱在了一起,看得让人心疼。
“……”费里德猩红的眼珠咕噜噜地转了几下,心中便来了主意,他将米迦拉到怀中,整个人抱起来,故意露出尖锐的獠牙吓唬他:“我要吃掉你哦!”
“诶?!”米迦果真被吓到了,“为、为什么呀……”
“因为你是可爱的小白帽呀,‘大费狼要吃小白帽’,书上都是这么写的哦?”费里德笑得无比迷人,“你还是乖乖让我吃掉好了~”
“不要,我还要去看妈妈,”米迦强忍泪水,把自己的斗篷摘掉,“现在我不是小白帽了,可以不吃掉我了吗?”
“可是你身上的衣服还是白色的呀♪”某禽兽继续暗示。
“呜呜……”米迦被迫脱掉了衣服,趴在费里德怀中瑟瑟发抖。
“可是,小米迦的皮肤也很白呢,”费里德在米迦的脸上轻轻地咬了一口,“我还是想吃掉你,怎么办呢?”
“哇——!!!”小米迦选择不做回答。
“啊哈,这下可有些头疼了,若是被森林里的那一位知道了,可不会轻易放过我呢”,虽然如此说着,费里德的脸上却不见一丝紧张,他轻拍米迦的背以此表示安慰,待米迦止住哭声之后才继续道:“要我现在不吃掉你,也不是不行,但我们要约定,十年之后,你要回这片森林找我哦?”
“真、真的吗?”小米迦眨了眨眼,不哭了,伸出小手,“好,我和你约定!拉钩!”
后来,作为“回报”,费里德还“好心”地把米迦送到了森林深处的小木屋前。
“谢谢你,费里德先生!”懵懂的小米迦尚不知他做了一个多么危险的决定,还没心没肺地和费里德挥手道别。
“哦呀,真是可爱的孩子呢,十年之后……应该会更加美味吧?各种意义上的呢♪”
END
我果然还是比较适合正剧风……可爱什么的不太适合我啊……

[写手三十天挑战]DAY2

原梗来自空间,有改动,侵删
DAY2    以最近喜欢的一首歌的歌词来写一篇文章
[歌词:
仿佛隔空变换到那里
一切模糊又清晰
几秒钟的世界
感叹 不平凡的意义 ——《清明上河图》李玉刚]
[注:出场角色:费里德·巴特利,百夜米迦尔——《终结的炽天使》;CP;费米]

混沌之中,看到了什么。
是什么呢?米迦努力地睁开眼,出现在眼前的是他极其熟悉的地方。
啊……是那时候啊……
是还被当做家畜的时候啊……
那时候的自己是多么可笑,多么不堪呐。米迦甚至无法欺骗自己,因为那些记忆,总是在自己短暂的沉睡中,原原本本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无法干涉,甚至无法拒绝,就像那个人一直以来带给自己的一样,只能被动承受。
就像现在。
这是费里德的公馆,米迦所处的位置,是费里德的卧室。记忆中的费里德坐在沙发上,而那个几年前的自己正坐在他的腿上,衣衫不整地被他搂在怀中,随着费里德埋头吮吸的动作而微微颤抖着,面色微红地喘息着。
米迦就像一个局外人,漠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以前的自己在费里德虚伪笑容的欺骗下,软软地唤着“费里德大人”。无论如何,米迦都无法否认被吸血时的快感,无论自己曾怎样下决心要摒弃这可耻的快感,那也是吸血之前的事,无论自己曾怎样唾弃自己的堕落,那也是吸血之后的事了。在獠牙刺破皮肤,轻而易举地插进脆弱的血管的那一瞬间,米迦就知道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的,流淌中的血液被强行抽取,酥麻的感觉如潮水般遍布全身,刺痛反而加剧了兴奋的情绪,心理防线更是早就被快感冲得一塌糊涂。整个人沉沦在费里德的怀中,完全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了。
真是难看啊……米迦自嘲地想着。眼前的场景越来越模糊,记忆却越来越清晰,从“梦”中醒来之前,米迦最后看得分明的,是费里德那双猩红的眼睛。
“醒了?”一醒来,看见的就是克鲁鲁的脸。自己是在克鲁鲁的“王之间”睡下的啊,米迦揉了揉太阳穴,坐起来,打算离开。
“对了,明天你和费里德一起出任务。”克鲁鲁并不在意米迦的态度,权当是儿子的叛逆期了。
“……嗯。”米迦脚步顿了顿,最终还是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出门,右转,远远就看见了那个银色的身影靠墙站着,仿佛在等待什么。米迦目不斜视地从他面前走过,却在下一秒向他的脖子伸出了手。
意料之中地,被轻而易举地捉住手腕,拉到了那人的怀中,有力的手臂搂住自己的腰,让自己逃离不得。
“啊哈,今天的米迦可真是主动呢?”那人轻笑着凑近米迦,他的身上总是带着一种诱惑的香味,米迦不喜欢这种香味。
“……放开,费里德。”
“嗯~明天可要多多关照哟♪”
“……”米迦没再不自量力地做些什么,扫了一眼微笑的费里德,默默离开。
“哦呀,好像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哦~?真是期待呢,明天♪”
END
话说教授在上面讲得慷慨陈词我在下面写这些东西真的好麽……

【费米】your movie

#10.31费娘生贺#

在走进电影院之前,米迦从没想过会冷清到这个地步。
整个大厅只有两个人,除了米迦自己,还有一个粉色长发的女孩,坐在靠后的位置。米迦进门时,她已经在里面了,却也只是呆呆地坐着,既没有对即将开始的电影表示期待,也没有对有人的到来投去任何的关注。
思考了一下,米迦挑了一个稍微靠前的位置,既来之则安之,虽然人少,但也可称作清静,对于一向喜欢独处的自己来说,算是不错的。

七点,电影准时开始,在此之前,米迦并不知道这部电影讲的是什么,也忘了自己为什么要来看它,只是隐约记得这是件挺重要的事。

电影有一个古老的时代背景,久远到米迦难以分辩到底是第几世纪,讲述的是一个男孩的成长故事,画面中的男孩有着一头漂亮的银发,英俊的面容让他成为了同龄人中最受女孩子欢迎的男生。不知为何,米迦看着屏幕上那人,莫名觉得眼熟,兴许是眼下当红的明星?但是当红明星出演的电影怎会无人观看呢?就在米迦思考的功夫,已经二十来岁的男子遇到了改变他一生的人——也许不能称之为人,因为那是一只吸血鬼,吸血鬼将男子也变成了吸血鬼。看到这,米迦已经确定这是一部西幻作品了,他想笑,笑自己本以为这是一部人物传记,但自己却笑不出来。男子被变成吸血鬼时的种种情绪仿佛透过屏幕,传进了米迦的心里,他捂住胸口,努力让自己放松,但男子倒在血泊中的画面历历在目,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衫,染红了他的银发,染红了他的面庞。画面一转,一个金发的男孩倒在血泊中,脑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一般,米迦一惊,不敢再想下去,转而看向偌大的屏幕。

成为吸血鬼后的生活开始变得单调起来,男子有很长一段时间混迹于人类的贵族圈子中,他的举手投足之间变得优雅,他游走于世界各地,企图寻找一些什么来打发看不到尽头的生命。画面一转,到了十三世纪左右,男子去往了一个红发骑士的身边,和他成为了“朋友”,帮助他破解案件,却也杀掉了他最亲的伙伴。最后的结局毫无疑问,当一切真相摆在眼前时,红发男子发出愤怒的咆哮,但他敌不过强大的吸血鬼,银发男子甚至不需要动手,就能让他动弹不得,然后又是似曾相识的画面:吸血,然后把他变成吸血鬼。米迦觉得自己能感受到那种无奈与悲愤,像是失去亲人的痛楚。之后银发的男子便离开了,继续他因乏味而寻乐的旅行,一切是那么的无趣,米迦觉得自己都快要睡着了,荧幕也仿佛笼上了一层黑纱,暗示着男主角生活的无趣。再后来,他来到了地下城,一个金发的孩子进入了他的生活,那孩子是被圈养为“家畜”的人类,他聪明、美丽而又善良,男子认为这个孩子也许会提起他的兴趣,加之其他种种原因,对这个孩子投去了极大的关注。

“你还想看下去吗?”米迦正看得入迷,旁边一个清冷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转头一看,先前见到的女孩正坐在自己身边,而自己完全没有察觉她的到来。

“为什么不呢?”女孩身穿一套黑色的短裙,显得十分娇小可爱,米迦便也不计较她那有些不礼貌的发言,反问她。

“……”女孩并没有看着米迦,而是牢牢盯着屏幕,片刻之后,米迦也觉得无趣,转头想把视线放回电影上,却突然眼前一黑。

“别看了,他已经死了。”女孩用宽大的袖子遮挡了他的视线。

那一瞬间,他听见了利剑刺入肉体的声音,伴随着银发男子虚弱却依旧不正经的语调。

“我这也算是……与你一起走到生命尽头了吧……”

 

 

温热的触感落在脸上,米迦回神,发现费里德倒在了自己面前。

“喂,费里德!”米迦单膝跪地,推了推那个被血染红的男子,却没有得到回应。

“……”米迦是一个理智的吸血鬼,他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克鲁鲁,语调不变:“你杀了他?”

“?”克鲁鲁愣了一秒钟,随即笑了起来,“对哦,是我杀了他。”

“他企图违逆我,所以我杀了他。”

“这个理由你还满意吗?我的米迦尔。”

“……”米迦沉默地起身,转身离开,皮靴扣在坚硬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啊……满意吧。”

“他只是个凶手,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是。”

“就算你不动手,我迟早也会杀了他的。”

“哈哈哈,”克鲁鲁在他身后大笑起来,“可我只赞同你的最后一句话。”

“我知道的,你会动手的,”她看向费里德,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因为你已经……动手了呀……”

END

没看懂的孩子请往下拉

 

 

 

 

 

 

这就是一个米迦杀了费娘看了他的走马灯因为没看到最后所以醒来忘记了他杀了费娘这件事还死鸭子嘴犟不承认自己喜欢费娘这么一个故事,好久没写文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

话说这种东西作生贺真的可以嘛???我不会被打吧


【费米】不眠之夜

#生贺,学(you)习(xi)之余的小短篇#
#小仲生快!!! @仲亦泛 #

“费里德,快点,我们要迟到了。”已经晚上七点五十了,米迦行走在热闹的大街上,转过身去看自己的恋人,无奈地考虑要不要抄近路去朋友家这件事。
“啊哈,小米迦别急嘛,”费里德不紧不慢地走了两步,拉住米迦暴露在空气中的手,放进自己上衣口袋里,“天气有点转凉,要小心啊。”
“啊,好……不对,我不是在跟你说这个!”米迦红着脸,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就由得费里德去了。他不自然地把脸偏到一边,口中的抱怨却更像是在撒娇:“还不是因为你!……想做……那种事……我们才会来晚了的,都怪你!”
“怪我,”费里德眯着眼笑了起来,“不过他不会怪你的。”
“今天是他的生日!说好的八点,只有五分钟了,我们怎么到的了?”米迦看着费里德那散漫的样子就来气,明明今天是一个重要的朋友都生日,这家伙却在出门前乱发情,还好自己清醒,没有做到最后一步 ,否则今晚就别想来了。
“走,去走小路,”米迦转身想往右边那条阴暗的巷子里走去,却不料被费里德一把拉住。
“不行,太危险了,”费里德的笑容淡了,他强硬地拉着米迦的手,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听我的,走大路,更安全。”
“……你还好意思说,还不都是因为你!”米迦一下子炸毛了,狠狠甩开费里德的手,转身就跑进了无光的巷子。
“……”费里德眯起眼,红眸中透露出危险的光芒,然后毫不犹豫地跟了进去,没几步就追上了赌气的米迦。
“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费里德抓住米迦的双手扣在背后,将他整个人背对自己压在了墙上,一只手隔着牛仔裤在米迦的下⊙▽⊙体处按压着。
“呃!……你放开我!”冰冷的墙面让米迦清醒了不少,费里德带有暗示性的抚摸更让他全身不可制止地颤抖起来,他明白自己这是惹恼了费里德,但高傲的本性又让他无法低声下气地求饶。
“我为什么要放开?”费里德在米迦耳边说着暧昧的话语,“这里没有人会来,无论发生什么也不会有别人知道……所以在这里做也是可以的吧?”
“不要……不要在这里……”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米迦也熟悉了一些费里德的恶趣味,但这并不代表他能接受在无人的小巷做这种事。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说完这句后,费里德就不再说话,而是堵住了米迦的唇,一只手专心地在米迦身上动作着。
“……唔唔,呜……”感受着衣物被剥离,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的感觉,米迦认命地闭上了眼,费里德的决定他一向无法改变,更何况他在情事上从来就不占主动。
夜渐渐深了,在这繁华的城市里,在某一条无人的小巷中,传出若有若无的呻吟,但因巷子太深太黑,无人愿意去一探究竟。
同时,在这座城市里,还有一个人在苦恼地等着朋友来参加自己的生日派对。
“小仲,先开始吧,说不定米迦临时有事来不了呢,”一个朋友挽着仲亦凡的手,将他往屋子里带,“今天可是你生日,过了时间就不好了。”
“好吧……”仲亦泛开始招呼其他朋友分切蛋糕。
“生日快乐,小仲!”
“生日快乐哦~”
“谢谢大家⊙▽⊙”欢声笑语充斥着仲亦泛的房间,他疑惑地拍了拍头。
“米迦到底在干什么啊……算啦,肯定是有事吧~明天再给他打电话好了,今晚就通宵和朋友玩吧!”
今晚对于很多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愿你爱学习,学习爱你,高三加油!(比心)#